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沐兮

爬爬虫十周岁升级为龙:沐兮兮VS龙啸啸(持续持续更新,无休无止)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5-9 20: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地回顾一下爬爬虫 

爬爬虫三岁的时候,披着婆婆枣红色的方巾是为大氅,握着婆婆的嗮衣杆是为权杖,端坐在沐兮兮的电脑椅上是为王座,等候着沐兮兮的晋见。 这是一次庄严的活动,所以爬爬虫紧抿着小嘴,微扬着下巴,以一种俯视的姿态看着沐兮兮这个臣民――可是,这又是一次游戏,我们爬爬虫心里在笑呀。笑在他这里还藏不住,那紧抿的嘴角就向上翘,翘到沐兮兮喜欢得不得了,抱住他就咬了一口―――这是沐兮兮的礼仪。 爬爬虫是个聪明的孩子,要是在沐兮兮的书房里玩呢,他比较逆来顺受的;要是在客厅里玩呢,他就那个那个…有了坚实后盾的感觉,喜欢告状:“婆婆,大姨又咬我!” 怎么又咬嘛!你们两姐妹,啊!(婆婆也会那种charle brown式的啊)都是一个样,喜欢起来就咬,弄得他整天火气大,毛躁躁的。 沐兮兮也不知道牙齿为什么总是“攒劲”(天知道该是什么字该怎么写),喜欢咬人。 挺后悔他小的时候没有好好陪他玩,现在他长大了,不好玩了。那时候真该每天和他一早起来,一早游戏,到夜,我们甜甜地倒头就睡。那时候,沐兮兮忙着写博客呢,悔之晚矣! 小孩子喜欢起谁来,最高奖励仿佛就是:晚上我要和大姨睡。 爬爬虫好几回和沐兮兮阔别之后欢聚,喜欢沐兮兮得不得了,就对婆婆说:我晚上和大姨睡。而晚上也果然的,抱着他的维尼小熊宝贝来了。真是可爱啊,嗲啊,小男孩怎么也这样,要抱一个玩具熊的――幸亏是一个玩具熊,不是阿娃那种小小的小白狗狗。 爬爬虫还嗲兮兮地对沐兮兮说:我的维尼小熊宝贝。一副给沐兮兮介绍他的最爱却又害怕沐兮兮抢的样子。最嗲的时候,他还把所有的绒毛玩具在床头排得整整齐齐的,给它们把被角拉好,然后自己从最边上钻进被子里,简直让人受不了。沐兮兮开始搞破坏了,把他的玩具全部扯下来扔在沙发上,然后说:等大姨找到另一个也和玩具一起睡的男孩子,再还给你! 唔,第一晚他来和沐兮兮睡了,沐兮兮怪不习惯的;第二晚他又来了,沐兮兮好歹习惯了一些;第三晚,沐兮兮不小心把他得罪了,他就:哼,我不和你睡了,哼,我走了。哼哼唧唧地,好像沐兮兮多舍不得他一样,沐兮兮说:你男孩子,都已经四岁了,该自己一个人睡了。 哼,我和阿婆睡,还有我的维尼小熊宝贝! 沐兮兮只好:救命啊!摇摇欲坠地……也终于坠在自己的枕头上――啊,世界终于清净了,不用总想着要照顾一个睡觉还会打滚的小人儿了。耽着这样的心,谁会睡的沉呢?!婆婆真是伟大。 阿娃也奖励过沐兮兮。那天沐兮兮和她疯得开心,她也这么说:晚上我要和大姨睡。 嘻嘻,沐兮兮总是可以得到小孩子的最高奖励,怪幸福的。 《猫和老鼠》爬爬虫从小就看,但显然这个片子非常经典,他百看不厌,而且总有收获。这天他又看那只笨猫追小女友却被小老鼠搅得污七八糟的――即使在捣乱中,小Jerry也不忘记照顾自己女友的,对不对?小女朋友他也需要的,也会追求的,更会照顾的。无论哪一方面,他都比Tom厉害――要不是这样,我们爬爬虫怎么会被这只老鼠征服得以这只老鼠自居呢?当然,每当爬爬虫以这只小老鼠自居的时候,沐兮兮小姐我就是那只笨猫咯。 话说小Jerry让笨Tom丢丑丢到大西洋以后,就紧挨着他的小老鼠女朋友坐在一起,并侧着2/3张鼠脸对着他那羞怯的小女友频闪秋波,然后画面圈出,以一个心形定格在这个秋波频闪的镜头上――我们爬爬虫突然发言:他们结婚了! 举座皆惊啊,虽然“举座”只是沐兮兮这一座。 你怎么知道结婚的? 爬爬虫得意的笑。 你这个人这么惹不起啊,这么着就要结婚?――啊,不对不对,不能给小孩子这么说话的。你这个人这么麻烦呀,这么着就要结婚?呀,也不对。你也太热烈了吧,这么着就要结婚?唔,还是没有走到正道上。 你真是传统啊,这么就要结婚了――应该结,应该做一个负责任的男人。这么说也不对。所以面对这样的问题,只有不回答。不回答忽视过去,这是传统做法。 总之,我们爬爬虫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准确地使用了“结婚”这个词。 有一次带爬爬虫去植物园,遇到一对老夫妇,甚是喜欢爬爬虫。他们也有一个孙子,对小孩子非常有经验,很快和爬爬虫建立了友谊。老爷爷还十分熟悉奥特曼,和爬爬虫对答如流地讲着情节,丝毫不差,真是一个慈祥的好爷爷啊! 他们夸爬爬虫聪明。沐兮兮么,要做得谦虚一点,就说,男孩子太调皮了,还是女孩子好――这是沐兮兮的真心话,沐兮兮喜欢女孩子。 老奶奶就说:女孩子小时候是乖的,但是早熟,长大了让人操心。男孩子长大了就不用管了…… 沐兮兮无言以对,只好沉默。不止一次听到女性抱这样的观点。女人么,应该站在女人的立场,教育孩子爱护女人咯。怪不得女孩子总是早熟,不得不早熟,因为男人没有被教育得早熟。这世界的重负压在女人肩上。女人的肩上一头是弱稚的孩子,一头是稚弱的男人。

 楼主| 发表于 2008-5-9 20:59:01 | 显示全部楼层

爬爬虫的QQ

沐兮兮用QQ,被爬爬虫看到了,爬爬虫就挤过来,又用他那种经典的、刚学会走路就使用的方式夺得了电脑:先挤进怀里,再把小屁屁挪到凳子上,最后他的后脑勺叠在沐兮兮眼前   于是,沐兮兮消失了,电脑就是他的了。

他看得懂字,看见电脑上到处都是“沐兮兮”三个字,心里不大受用,要求所有写着“沐兮兮”的地方都改成“爬爬虫”,以修改名称的方式来掠夺沐兮兮的财产。沐兮兮抗争过,但最终屈服在他的儿童霸权下。由此,沐兮兮的最后一盘天地也被爬爬虫“殖民”了。看着爬爬虫得意的笑脸,沐兮兮我是欲哭无泪呀!

事情的经过不再赘述了。总之,现在的小孩子学东西未必需要大人教的,只要让他看见了图标看见了操作过程,他就可以准确无误地记住,你骗他不过。尤其是,他只要掌握了一些基本操作,基本上也就有了自学能力。莫名其妙的,连沐兮兮不会的一些功能也被他东按西按地发现了,沐兮兮倒要拱手向他请教    这个是指音像和数字电视的遥控器啦,很多功能一直找不到,也没有耐心看说明书。爬爬虫一来,迎刃而解了。

而沐兮兮,说真的,有点娇纵他。娇纵的孩子也许比较“有气质”,也许比较“有主见”,也许么,比较让沐兮兮吃苦。所以,该电脑的计算机管理员有两个,一个是爬爬虫,一个是沐兮兮。但大部分使用时间还是掌控在沐兮兮手里。要是爬爬虫想要打游戏,想要上QQ,而沐兮兮不愿意的话,爬爬虫马上开始发功,沐兮兮就晕倒在他那个所向披靡的唠叨里了。

大姨,你不像个大姨也不像一个老师。

沐兮兮想,作为大姨不是我能决定的,这是血缘的“罪”,但是不是老师我可以决定,所以就说:我不是你的老师。

你当然是我的老师,你不是我的老师,为什么给我布置作业。

哦,这样呀,这个权力还是要坚决保留的,那么就是老师吧。

大姨和老师就会欺负人,把我的电脑拿去用,不给我用,还用我的QQ,还不准我玩游戏。整天打扰我的同学,依赖我的同学……

   这个得陇望蜀的小东西,沐兮兮受骗的感觉很深,不仅QQ是他的了,电脑是他的了,连同学也是他的了!而后面那句话,他是从哪里学来的呢?这家伙,人小鬼大着呢。

你哪里来的同学?你幼儿园刚毕业,就有硕士同学了?沐兮兮面目狰狞地看着他。

就是我同学,你抢我同学,哼,就知道欺负人。

等一会儿再给你,我先做作业。沐兮兮敷衍他。

不行!

那么把你的电脑先借给我用一下,我做完作业就给你。

好吧好吧。

嗯,这个外甥还是好商量的,给他借电脑来用还是说得通的。

爬爬虫整天对着QQ哇啦哇啦不知说些什么,好在沐兮兮的QQ上没有几个人,有些是同学,硕士同学还有小学兼高中同学什么的,都是些慈眉善目的女士,也有怒目金刚却心慈手软的男人,还有就是他那个叫做“花国旅”的妈妈。他啪啦啪啦乱点一通,把他最喜欢的那个表情,打屁屁,给人家发送了出去。他这么玩了几次以后沐兮兮才发现,于是赶紧向别人说明,否则别人还以为我非暴力倾向很严重,怎么这么喜欢打屁屁呢?

有些人你不能发的,大姨和他们不熟悉。沐兮兮警告他。

不熟悉怎么在你的QQ上?嗯,又在胡说,又在欺负人。

这个你可以,那个你可以……沐兮兮只好一一给他说明。

然后他就给我硕士同学来了一个打屁屁,硕士同学也不甘示弱,给了他一个便便。爬爬虫看见便便兴奋了,也赶紧找便便,找到了就发过去。硕士同学哭了,他又得意了,向婆婆汇报:婆婆,大姨的同学被我弄哭了。

你怎么把人家弄哭了?

我给了他一个便便,他就哭了。他还给我一个嘻皮的表情,哼,我就生气了,也给他撇嘴,他又哭了。我就给他吐舌头,呜噜呜噜噜噜……他还是哭,还打我的小屁屁。那我只好给他一个蛋糕,给他礼物,叫他不要哭了,他也给我礼物了,所以我还要给他一个礼物。

说完爬爬虫真的去找他的玩具,看看这个,好像有点舍不得,又看看那个,好像还是有点舍不得,于是找了一只最便宜的枪和一只外表最粗糙的小圆球,又把沐兮兮的一个包装盒拿出来,把它们小心翼翼地装进去。这还不够,他还要写信,他大字不会几个,写不了一句完整的话,只好画画来表达自己。画了些什么沐兮兮根本看不懂,他还嚷嚷着不准沐兮兮偷看。写完信,他仔细地把它们叠好,再塞进包装盒的带子底下。“好了,这个是给我的同学的礼物和信。”他向沐兮兮挥了挥,然后找了个地方藏起来,生怕被沐兮兮偷看了去。

爬爬虫由此好像患了网络依赖症,整天想着要上QQ给“他的同学”发表情,发表情最喜欢的就是打屁屁,或者是已经被打得红彤彤的屁屁。婆婆就不准了,说他:你就知道打屁屁,不准玩。可制止得住么?何况沐兮兮也不太喜欢强压他,随他怎么玩。电脑这个东西沐兮兮一向不太喜欢,间歇性计算机厌恶症时不时地要发作,所以也舍得全部丢给他,更不怕丢失什么文件。而有了这个QQ,我们爬爬虫居然不看奥特曼了。也不知道过几天他又去新鲜什么东西,把这个QQ丢开。说他玩QQ,他也不会盯牢玩,玩着玩着,注意力跑了,玩其他的去了,把还在勤奋发表情的“同学”扔在那里不管了。有时候他不玩QQ,玩网络小游戏,打到狂风大作的时候,将所有的兴奋、荣耀和仇恨齐齐释放在沐兮兮的键盘上,小胖指头使劲地砸着。沐兮兮就又忍不住要面目狰狞了:哎,哎,干什么干什么,你们男人为什么都喜欢这样敲键盘的?啊,键盘怎么你啦?

这么玩一阵,他又突然想起QQ,又打开QQ。

“大姨,我的同学不在现场,我哭一下。”我们爬爬虫打了一个哭的表情过去。

“不是现场,是线上。”沐兮兮纠正他。

同学不在线上,自定义表情发不出去,也就不那么好玩了,他又开始乱点,点出来头像设置。他说他是男生,要改成男生的头像。他一边点还一边洋洋得意地说:你的秘密被我发现了,哼,就不让我知道,我就知道。当我来你这里以前,我可就是学会了的。你的同学的秘密也被我发现了,你的同学的头像在这里。啊?!你的同学有一个太阳呀,还有月亮呀,还有小星星哦。我也要。我告诉你哦,这是我的电脑,以后你不准用我的电脑,哼!我要告诉我的同学,这是我的电脑,哼!

 楼主| 发表于 2008-5-10 22: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沐兮兮VS爬爬虫

沐兮兮把客厅里挡手挡脚的东西顺开,爬爬虫也来帮忙,把他漂亮妈妈喜欢的什么扔进了厨房。沐兮兮大声赞扬:“好!像个男人,对于所谓讲求情调的人及其相关物品,就应该这样无情对待。但是……”沐兮兮放低了声音温柔地继续说道:“你不能这样对待大姨喜欢的东西的哦,人各有所爱嘛,对吧?是吧!你要是到了大姨家,就该爱惜大姨的每一个制造小情小调的东西,那是大姨私人所有。应该爱惜别人的私人物品,知道吧?”

爬爬虫根本不理会沐兮兮,只把他的足球往客厅当中一放,说道:“大姨,开始!”

Ok,come on,no baby。沐兮兮VS爬爬虫。

沐兮兮腿长一些,一开球,就把球抢到了脚下,并带球绕过爬爬虫,直捣对方禁区,准备打门。门在哪里?只要是窟窿,都算作球门。可是妹妹的家具都矮墩墩,只有茶几下面还有一个窟窿,于是沐兮兮对准茶几的那个窟窿——打门!

球进了!!!沐兮兮兴奋无比,在球场上,也就是客厅里狂奔,尖叫着向电视、沙发以及墙壁上的画框们撒出了一个个湿润的飞吻。之后,庄严宣布:“大姨比爬爬虫,1:0,大姨暂时领先。”

爬爬虫直到沐兮兮表演完毕,才得到发言的机会:“大姨,大姨,大姨!!!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这个不算!”

“怎么不算?!裁判呢?裁判没有吹呀,这个进球算!”

“不算,就是不算,下一回才算。”

好吧好吧,游戏这里的……没有规则,再来吧,重新开球。

可沐兮兮的腿依然那么长,又把球抢到了。沐兮兮带球过人,爬爬虫正面拦截,沐兮兮眼看冲不过,只好传中……中无人,沐兮兮快步上前追球,脚后跟踩在球上……沐兮兮遂以天鹅般优雅的姿势缓缓摔了一跤,凄绝美绝。摔跤归摔跤,并不影响沐兮兮心中那个敲得劈啪响的小算盘,以为球就要被爬爬虫抢了去,也许会成功打入那个守门员缺席的门,所以赶紧在眼角酝酿好了一滴眼泪,就地痛苦打滚三圈,以造势判爬爬虫犯规,吹爬爬虫进球无效。

可爬爬虫大笑,以为球赛结束,游戏改为叠罗汉,也装作摔倒的样子滚在沐兮兮身上,把刚要站起来的沐兮兮又重重摔回去,右脸瘪进,差点从左脸暴突出来。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沐兮兮尖叫,把爬爬虫抱起来在地上放好,“踢足球嘛,懂不懂,要抢球的,抢到球踢进球门。”

“哦,好的。”爬爬虫很严肃的样子,好像是听懂了。

然后重新开球,沐兮兮的腿还是那么长……不过沐兮兮意识到了爬爬虫的弱势地位,就慢一秒钟去抢球。爬爬虫果然长记性,记住了要抢球的,弯腰抱球就地把球滚进球门,还学习沐兮兮胜利的样子在客厅狂奔。

沐兮兮一把抓住爬爬虫的肩膀,让他立定:“足球,什么叫做足球?!足就是脚,用脚踢的。你没看过电视呀!oh,my god,总见过猪跑吧,整天只知道看动画片。”

好吧好吧,重新来过。沐兮兮抢到了球,并不打门,而是传给爬爬虫。爬爬虫,爬爬虫带球过人。好机会,打门!沐兮兮横身拦球,好险,球到了沐兮兮脚下。沐兮兮带球过人,准备打门,却又把球传给了爬爬虫。爬爬虫,爬爬虫带球过人,好机会,打门!球却从茶几上飞过撞到电视上反弹回沐兮兮脚下。沐兮兮又把球传给爬爬虫,爬爬虫再次发起进攻,转身飞起一脚将球踢进了婆婆的卧室——那是好大一个球门呀,沐兮兮倒忘记了。沐兮兮赶紧欢呼,爬爬虫于是狂奔。沐兮兮也狂奔,追在爬爬虫后面索要拥抱和亲吻,以示祝贺。这一球员之间的祝贺习惯爬爬虫还不懂,以为赛跑游戏开始了,咯咯笑着跑得更快更开心了。

沐兮兮赶紧说:“是你赢了,是你赢了,你第一名。”

爬爬虫反应倒快:“那么就要升国旗唱国歌!”

爬爬虫开始唱国歌,奶声奶气的,倒也一脸肃穆,不失庄严感。沐兮兮就问了:“有没有感受到英雄的孤独?”

“什么孤独呀?大姨?”

“就是坐在屋檐上,或者站在世界的尽头,让风吹得大氅飘飞,找不到对手的感觉。”

爬爬虫一脸迷惑。

“就好比你不是婆婆的心肝,也不是婆婆的宝贝了。”

“我就是婆婆的心肝,就是婆婆的宝贝。”爬爬虫开始着急了。

“这是好比嘛……传统英雄都是这样的,在求败不成的时候,那种遗弃世人的孤独感就冒出来了,然后去爱情,或者写诗,再不然千杯不醉,你以后就懂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5-10 22: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版主加精!!!
 楼主| 发表于 2008-5-10 22:4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爬爬虫成精了。
发表于 2008-5-10 23:2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别人的孩子你都能写这么多,如果是你自己的,不搞几个长篇出来才怪!

建议你去幼儿园任职。

我现在被我女儿烦得快受不住了,老婆说早知这么辛苦的就算打死也不会生了。我叫我女儿为小小猪,但我觉得就算养几十只小猪也没养她这么一个小小猪累。

 楼主| 发表于 2008-5-10 23:5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小小猪的人,才有这么浓的心思写小小猪。

发表于 2008-5-11 12: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乐死我了

没有太多意外,我应该六月份到杭州。要有,就得经年了。嗬嗬,喜欢死了

发表于 2008-5-11 13: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在杭州吗?你不在花果山了?也难怪,现在凡是有级别的动物都往城里挤嗫。

06年暑假在西湖边丢了几条脚毛,感觉是“不过如此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08-5-11 15:25:02 | 显示全部楼层

Bear,6月底以前一定要到啊,随后我就要忙着给人打工去了。

林×祖八戒师弟这个人不知道今夕何夕是吧,花果山早就收归国有,给国家赚门票钱去了,悟空我不流浪行么?

西湖,目前在我的朋友中,只有北方人稀罕,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08-5-11 19: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爬爬虫买书

爬爬虫总的说来,是听道理的。每回出门前,只要约法三章,他就照规矩办事了。

今天只能买一个游戏卡,另外,两本书,其他的都没有了。沐兮兮认真严肃地对他说。

好吧好吧,爬爬虫总是这么无奈地回答。

然后我们来到了打折书店。沐兮兮指指儿童区,示意他自己去找;然后就顾自看书了。

儿童区这边,一大堆儿童书堆在低矮的柜子上,还有两张小小的凳子放在柜子前。爬爬虫坐着,翻翻这本,又翻翻那本,对每一本都爱不释手。找完了书的沐兮兮站在他身后,好奇地看他手里到底是什么。是什么啊,找迷宫啊!每一本不都是一样的么?这一本和那一本有什么不同啊?

这本是奥特曼,那本是卡布达    大致是这么个意思吧,爬爬虫耐心地给沐兮兮指导着,卡布达顺着下水道找迷宫的出口,奥特曼顺着树藤找森林的出路,大致是这么个意思吧,有什么不同吗?

一个是奥特曼一个卡布达,爬爬虫坚持着。

哦,表面不同,但总的来说都是找出口。

给你说了,一个奥特曼一个卡布达   爬爬虫一定坚持这么个大致意思。

都是迷宫啊,这个迷宫和那个迷宫有什么区别啊,买一本就是买了所有本啊    沐兮兮也坚持这么个大致意思。

两个人都很坚持自己的大致意思,但是爬爬虫突然提醒道:你说的买两本。

另一本买其他的啊,认字的啊。沐兮兮探头探脑望,辽远的花花绿绿的书柜上只有这种迷宫书,也太小儿科了嘛。所以,只好给他买了两本,一本三元钱。

爬爬虫很开心,还是爱不释手,坚持自己拿书,不肯让沐兮兮劳累;还一副热爱学习的样子,出了书店的门继续翻阅。

不要看了啦,小心撞到别人。

爬爬虫不理。沐兮兮只好请他靠着街道的里面走,然后紧紧地盯着他。

沐兮兮也是如此,刚买到什么书,一副很喜欢的样子,非要马上翻一翻;有时候回到家就扔开了,再没有翻过。沐兮兮推己及人,等他翻吧。

他把书举得高高的,书是那么大,16开的,把他的头挡住了。多么爱学习的孩子,多么招人喜欢。沐兮兮看一眼他,看一眼街上的各色行人;有时候被各色行人吸引住,眼神错开,就忘记盯住爬爬虫了。

天哪,那个娃儿好乖噢……沐兮兮听见有女孩子在叫,顺着声音望去,是一家音像店的两个店员指着爬爬虫在议论。

沐兮兮笑啊。爬爬虫这天刚剃了头,脑袋圆滚滚的,皮肤粉嫩嫩的,又穿了一件红色T恤,裤子是去年的,短了一截    不正好流行这种么?所以阿婆还是这么给他穿。

啊,要撞了要撞了。两个店员还在看着他笑。

果然,爬爬虫依然高举着书本,直直地对着店家大开的玻璃门撞上去。撞了,他摸摸头,绕开玻璃门,继续一边看一边走    哇咧,以后要变成陈景润了嘛。可是书不对啊,只是一本找迷宫呀。

沐兮兮不让他看了,要过街了。来到电脑城,给他买游戏卡。又开始了,他抓抓这个放不下,抓抓那个放不下,什么都想要。不都是一样的么?肯定都是一样的,虽然沐兮兮没有玩过不懂,但是游戏就是打打杀杀嘛,不都是一样的?爬爬虫仰头看沐兮兮,满眼都是期望,粉嫩粉嫩的小脸上写满了“要”。

只能买一个,出门说好的。

好吧好吧,以后可以来换的,他说道,让三舅来换。

嗯,三舅是大人,三舅还很懂游戏,人家不会欺负,我们爬爬虫很懂。

买好了,爬爬虫把游戏卡揣进他的荷包里,还是捏着他的书,藏好自己私人物品的意思,我们就回家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5-11 21:3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家的好吧好吧

自己并不注意这个“好吧好吧”,但是和朋友闲聊多了,被别人注意到了,别人就在电话里学:好吧好吧……

好吧好吧……意思就是要挂电话了,或者妥协了。

别人注意到了,调侃过,自己也就注意到了。才发觉,这个词是从阿婆那里来的。

这个“好吧好吧”最常出现在阿婆和爬爬虫的“商量”中。每回沐兮兮竖着耳朵偷听这一胖一瘦,一高一矮,一老一少讲条件,心里就偷偷地笑。

阿婆,你给我的那丫西瓜好像太小了一点嘛,是不是嘛,我好像都还没有降温,还热得很。

好吧好吧,我再给你削一丫。

阿婆,我做完这道题可以休息一会儿吗?你看我就要变成近视眼了,眼睛有点痛了。

好吧好吧,休息一会儿。

阿婆,你说大姨这个人是不是太讨厌了嘛,你给我剥的虾,大姨吃得比我还要快。

咦,只有你喜欢吃现成剥好的虾,就不准我吃现成剥好的虾?沐兮兮伶牙俐齿地反问着。男孩子嘛,对不对,哪有这么多与女孩子计较的。

阿婆帮我剥的!爬爬虫噘嘴说道。

我也是阿婆的心肝,为什么不准我吃?

阿婆……爬爬虫大声地叫,大姨说她是你的心肝,就不是,对不对?

怎么不是嘛?你们都是我的心肝嘛。

那我妈妈呢?

你妈妈也是。

好嘛好嘛。爬爬虫妥协了。

这天打电话,爬爬虫接的,问他,想大姨了没有?

好像有一点啊。

长大了照顾我吗?沐兮兮赶紧追要更多的情感。

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啊,不知道就对了。那么照顾你妈妈吗?

照顾啊,你不是叫我好好照顾妈妈吗?

那么顺便照顾我一下嘛。

好吧好吧,照顾吧。你要和你妹妹说话吗?

沐兮兮眩晕了一下,说道,你和我没有话了?说完了?好吧好吧,我和我妹妹说说话。

妈妈,你姐姐要和你说话。

沐兮兮彻底晕倒了。

过一天,妹妹打来电话。沐兮兮接起来,那边嚷嚷着:喂……声音高亢,非常的童音。

爬爬虫么,沐兮兮心中一喜,跟着嗲起来:亲爱的啊,今天练琴了吗?

练了。

练了以后妈妈带你去吃鸡腿了吗?

我就是妈妈!

哦,怎么爬爬虫妈妈这么童音,和爬爬虫一样,叫爬爬虫来。

好吧好吧。是爬爬虫叫我打电话来的,他说他想你了。

爬爬虫接过电话,沐兮兮问他:上回你叫我买的是什么变身器?我忘记了。

忘记了就算了。

不要紧啊,你提醒我一下。沐兮兮在电话里小声小声地。

不用小声的,阿婆不在。爬爬虫大声大声地讲道。

真的不要了?

不要了。

哦,有妈妈在了,不需要大姨了?

需要的。大姨……你什么回来?

我下个月就回来。

7月12号好不好?

我不知道7月12号是什么日子,上回他约的时间是7月23号。不过不要紧,只要不是约我7月35号或者47号什么的就可以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5-11 21: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嘛,有爱作动力,我就学会上图了嘛。

 楼主| 发表于 2008-5-11 22: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己再得意三下
发表于 2008-5-11 23:0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偶喜欢这爬爬虫

 楼主| 发表于 2008-5-11 23: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采采。
发表于 2008-5-11 23: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他猴精猴精的,就知道是花果山出产的。

送他去赵本山那儿,没准能成个喜剧人材的。

 楼主| 发表于 2008-5-11 23:39:35 | 显示全部楼层
猴精猴精……他整天说他是悟空
 楼主| 发表于 2008-5-12 12: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mergepic,]5303755[/mergepic]

完蛋咧,控制不住发图瘾了,这种叫做什么心理呢?

[此帖子已经被作者于[lastedittime]1210570260[/lastedittime]编辑过]
发表于 2008-5-12 15: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帅哥啊,跟我们办公室那个姐姐的宝宝很像。

嗬嗬,西湖是真不好看,你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我就喜欢杭州的茶山,静静的。不过听朋友说现在也很闹了。不晓得那儿清静。

发表于 2008-5-12 16: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样子不是读书的料——容易心猿意马那种,可能是泡妞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08-5-12 17:48:23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林一烽在2008-05-12 16:29:52的发言:
看样子不是读书的料——容易心猿意马那种,可能是泡妞高手!

我也是这个担心,所以给他学点艺术类的。他记性很好

 楼主| 发表于 2008-5-12 17: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回给我妈妈说:爬爬虫长大了可能是烦恼多的那种。

我妈不高兴听。

 楼主| 发表于 2008-5-12 17:50:12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bear在2008-05-12 15:03:03的发言:

小帅哥啊,跟我们办公室那个姐姐的宝宝很像。

嗬嗬,西湖是真不好看,你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我就喜欢杭州的茶山,静静的。不过听朋友说现在也很闹了。不晓得那儿清静。

我带你去,静悄悄聊天。

发表于 2008-5-12 19: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呵呵
发表于 2008-5-12 19: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沐兮在2008-05-12 17:50:12的发言:

我带你去,静悄悄聊天。

到西湖底下去吧:那湖边有个美术馆,底下一层比湖面还低的,门前有蔡元培和林凤眠的塑像,常有不错的展览,我那次去正展黄宾虹的,幸运地遇上了。

不过,一只熊和一只猴子在一起似应往动物园跑才对的。

发表于 2008-5-12 19:58:41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沐兮在2008-05-12 17:48:23的发言:

我也是这个担心,所以给他学点艺术类的。他记性很好

20岁之前记忆力应该都好的(想当年,一篇千把字的散文或小说,我只看三两遍就可以背下来了),所以要尽早填鸭子地灌。
 楼主| 发表于 2008-5-12 23: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湖美术馆啊,好啊,带Bear去。
发表于 2008-5-13 08:2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沐兮,他们开我玩笑说我是青蛇,所以对杭州很没感情。谢谢林一峰推荐。希望能遇见宾虹
 楼主| 发表于 2008-5-14 01: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蛇怎么会对杭州没有感情呢?她这里如鱼得水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9-26 10:00 , Processed in 0.167958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