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20|回复: 13

[转帖] 钱文军:话说转基因及“小崔视频”(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25 06: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之所以知道“转基因”这个词汇,是2002年看到新闻报道说非洲南部诸国因大旱而引发饥荒。赞比亚即是饥荒严重之地,美国援助它50万吨玉米以赈济灾民。首批玉米运抵后其政府拒收,宁可让人民饿死也不准吃美国的转基因玉米,理由就是转基因玉米会祸害其民族健康。尽管美国大使费尽口舌说美国人已经吃转基因玉米多年,并无毒付作用,而且愿意率美国使馆人员吃给赞比亚人看,但无效,美国人只得把这批玉米运走他国。果真如毛表扬朱自清:“宁可饿死,不领美国的救济粮。”愚昧的赞比亚政府确实立场坚定斗志昂扬,宁可任国民饿死,也不准吃老美白给的转基因玉米救命,恰如同当年老毛任由中国人饿死,也不准接受苏联援助的小麦一样。革命性略差些的是,老毛倒打一耙宣称大饥荒因“苏修逼债”而导致,赞比亚政府不够狡猾,没想到说饥荒因美国搞转基因而造成,这项任务还得由中国的“阴谋论”者现在来完成。

    同在2002年,非洲南部一些闹饥荒国家的政府曾就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问题向联合国咨询,以便它们就接受美国援助与否寻求决定依据。联合国在8月27日发表声明说:“根据来自各国的信息来源和现有的科学知识,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粮食计划组织的观点是,食用那些在非洲南部做为食品援助提供的含转基因成分的食物,不太可能对人体健康有风险。因此这些食物可以吃。这些组织确认,至今还没有发现有科学文献表明食用这些食物对人体健康产生负面作用。”在有关转基因食品的问答中,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当前在国际市场上可获得的转基因食品已通过了风险评估,不太可能对人体健康会有风险。而且,在它们被批准的国家的普通人群中,还没有发现食用这些食物会影响人体健康。”

    没过多久我们公司与中国热带农科院、农学院(儋州两院)谈合作,他们是袁隆平在海南试验杂交水稻的合作者,拟将所研发的百十种杂交、组培农作物推广普及。借此机会我将上述新闻拿来请教两院搞杂交、组培实验的专家:转基因是什么?你们与袁隆平合作的水稻及其它农作物的杂交和组培技术是否也属于转基因技术?专家们讲述的原理太过深奥、复杂,我基本听不明白。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与消化,我的理解是:遗传与变异是一切生命现象无可回避的宿命,地球之所以能有今日之丰富多彩,全在于生命现象中遗传与变异的交叉作用。1865年孟德尔拿豌豆杂交做实验,发表《植物杂交试验》论文,所发现的遗传因子(基因),则是这宿命的根本;基因只是DNA链条上所携带的遗传密码,物种性状的延续或改变,取决于基因改变之状况。遗传源自基因的恪守,变异源自基因的转化。DNA之主体依旧,所以无论怎样转,玉米还是玉米、大豆还是大豆;其基本属性不变,该榨油还榨油,该磨豆腐照磨豆腐。而且榨出来的油、磨出来的豆腐亦未改变其属性,遗传仍是其本体。
 楼主| 发表于 2014-8-25 06: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孟德尔开启的杂交技术大致可算是转基因技术的初始阶段,它靠大批、反复且具有一定盲目性的重复试验,逐步优选培育出所希望得到的品种。海南两院的专家们介绍说他们为了搞杂交水稻,到处寻找野生稻,最后在缅甸的“长脖子村”斩获颇丰。把不同的稻作分别交叉授粉,再从杂交而得的水稻里选有希望的下一代,重复进行此类田间作业,颇有些“普遍撒网重点抓鱼”之韵味。通过杂交育种只能让各种基因“批量”转移,无法实现有用基因的定向转移,杂交育种要多次杂交再杂交,因此,育种过程相当漫长,搞出一个新品种得连续辛勤许多年。

    而组培技术则进了一步,它也有百余年研发史了。20世纪初欧洲学者在杂交研究中提出细胞学理论,1902年德国植物学家赫伯尔兰特发表了植物离体细胞培养实验的报告,认为高等植物的器官和组织由多细胞组成,每个植物细胞里都含有一整套遗传物质,在适当条件下能不断分裂和繁殖,具有发育成完整植株的潜在能力。组培技术即从一个植物细胞克隆出一株植物,在无菌、适温、光照条件下人工培养,诱导其成丛生芽,无须等待种子漫长的繁育过程,从规模效益上看无疑很可观。它还意味着人们可以培育出转基因植物。分子生物学家1980年首次把外源DNA结合进了植物细胞中,1983年一种携带了抵抗抗生素基因的烟草被培育出来,成为第一种转基因植物;两年后能抗虫害、病害的转基因作物开始了田间试验。转基因是一项技术,它有针对性地改变DNA链条上的某个或某几个基因,使该物种在某些方面发生变异,无所谓好坏,至于这种变异对利用该物种的人类有利还是有弊,只取决于人为地改变了哪些基因,那才是问题所在。各国政府对转基因作物商品化实行严格的审批制度,为的就是确保这项技术对人类有益无害。中国科学家在杂交技术上遥遥领先,转基因技术也跻身世界前列,1992年便种植了世界上第一批商用转基因烟草,比美国还早实现转基因作物商品化。1994年美国市场上首次出现了转基因食品,一种软化缓慢耐运输和保存的西红柿。
 楼主| 发表于 2014-8-25 06: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陈年老故事说明转基因技术是经过一个半世纪广泛的科学实验获得的成就,不是哪一个公司闭门造车倒腾出来的阴谋。而且,从杂交到转基因,都是欧洲人闯出来的路子,他们在实验室阶段玩得十分带劲,就连试管婴儿、克隆羊什么的,也都在英国首创。但欧洲的保守主义文化气氛浓郁,反转基因运动早就如火如荼,阻止了政府批准商品化进程。这给了美国人以后来居上的机遇,执着于推陈出新的美国文化氛围显然理性得多,其政府批准转基因商品化进程也就顺利得多,这导致转基因技术有了施展拳脚的广阔天地以及支撑其发展的经济条件,而美国的家庭农场经济则是其迅速发展的温床。美国因此成为转基因技术的领军大国。至于中国反转人士所说的“美国转基因”及其诠释,只能用“无知者无畏也”来形容。

    杂交技术的目标也是基因变异,大致可以看作“保守疗法”,如同煎中药,选择一堆草根树皮一锅熬,一碗药汤有用没用有毒无毒的成份都灌下肚,去其病者就算“验方”;组培技术则进一步做到只提取药用植物的有效成份,目标清晰地进行优质种苗的快速无性繁殖,工厂化批量生产相应植株,基本不涉及基因转变与否。及至深入实验加入杂交内容,发现可用外源性DNA对原生质体进行遗传转化,由此发展成转基因技术;而转基因则可视作“手术疗法”,动刀切掉病变组织植入所需要的健康组织。杂交技术属于诱导DNA自身逐渐发生基因转变,而转基因技术先将具有抗虫、抗旱、抗逆境、控制产量、控制生长期等功能的优良基因“剪切”下来,再“粘贴”到要改良的作物的DNA双螺旋链条上。而且,杂交、组培奔高产而努力,别的一时还顾不上;转基因技术则有目的地改变作物的某项或某几项性状,使农作物具有抗病虫害和除草剂的能力。海南的专家们对其杂交品种增产成就颇为得意,似乎这是它胜于转基因技术的长处。但也承认导致增产的转基因作物迟早会研发出来,一旦成功其幅度还会很大。转基因技术其实在规模效应上已经把杂交技术给废了,只留下科学实验场还有点应用余地。给DNA“动过手术”之后的玉米或大豆,在某些性状上已经有所改变,耕种与护理的消耗大减,产量增加主要来自抵御病虫害之后减少的损失,这使农业规模化效益迅速实现,对于粮食严重短缺的地球人而言,无疑属于利好消息。

    又据《遗传改造作物与食品》杂志报道,美国抗玉米螟转基因玉米增产7%,抗玉米根虫转基因玉米增产7%;抗虫转基因棉花增产9.8%;南非抗虫玉米增产11.8%,抗虫棉增产24.0%;西班牙抗虫玉米增产9.9%;菲律宾抗虫玉米增产18.6%,抗除草剂玉米增产5~15%;阿根廷抗虫玉米增产6.4%,抗除草剂玉米增产超过10%,抗虫棉增产30.0%;巴西抗虫玉米增产12%,抗除草剂玉米增产1~4%。中国、墨西哥抗虫棉均增产10%。说转基因作物完全不增产似乎并不确实,只是增产幅度不那么吸引眼球罢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8-25 06: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无妨按照小崔在其政协提案中提及的“美国农业部报告”为线索,这份美国农业部2014年2月发布的报告《美国遗传工程作物》(Genetically Engineered Crops in the United States)归纳总结了40项关于转基因作物的产量、杀虫剂使用和净收益的研究结果,其中23项增产,1项小增产,11项产量不变,1项小减产,4项无相关数据。它显示的种植转基因作物也是增产的,其结论为:“采用Bt作物通过减轻虫害损失增加了产量。不过,关于抗除草剂作物对产量的影响的观察证据有好有坏。一般来说,复合种子(具有超过一种遗传工程性状的种子)会比常规种子或只有一种遗传工程性状的种子的产量更高。”根本不像崔某人言之凿凿谓转基因导致减产的。

    这份报告还有个案介绍:2010年,转Bt基因玉米由于对玉米螟的抗性,使得平均产量达到每英亩(约合6市亩)159.2蒲式耳(每蒲式耳约25.4千克);而非转基因玉米平均产量则为132.7蒲式耳,两者间相差26.5蒲式耳(约673.1千克)。抗除草剂型转基因作物除了个别调查案例产量略有下降外,大部分产量仍有提高。综合起来,每增加10%的抗除草剂玉米种植,可以带来0.3%的产量增加;而同比例种植抗除草剂大豆产量增加可达1.7%。同一个报告还介绍,同时具有多个转基因(如带有多个抗虫基因或抗除草剂基因)的作物,其增产效应更高。例如带有2个除草剂抗性和3个抗虫基因的转基因玉米,其产量可达每英亩171蒲式耳,比单转Bt基因玉米还高11.8蒲式耳。我不知道小崔如何将其解读成“转基因作物没有提高产量甚至还有可能下降”,还是在政协提案里陈述的,可见他罔顾事实到了何种地步!就说国内,已批准的转基因棉花大面积种植,在刚开始时,我国棉花平均亩产只有约1.02吨,2012年转基因棉花种植面积超过70%,平均亩产增长到1.44吨!

    除小崔以外,国内竟有专家“用数据说话”:16年中,美国大豆单产从年增长2.18%降到0.82%;玉米则是从3.94%降到1.58%,出现了“负增长”,从而证明“转基因导致作物增产是谎言”。这里实际上犯了一个简单的数学错误,要不就是故意混淆视听,将“增长率趋缓”扭曲成“产量降低”。事实上,不管转基因作物还是非转基因作物,其单位产量-时间曲线都是一个斜率逐渐减小的曲线,这是由于作物的单位产量不可能无限增加。否则“水稻亩产13万斤”这颗“大卫星”早就实现了!因此,在通过技术提升挖掘作物产量潜力时,其单产的增幅必然逐渐降低,在最优化的种植条件下,单位产量必然会达到临界值,而其后,除非更换作物品种或技术革命,其增长率都必然趋近于零。因此用单产增长率的降低说事,实际上是一种无理取闹。
 楼主| 发表于 2014-8-25 06: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用传统育种方法将两种亲本进行杂交时,人们对其基因性状大抵茫然无知,无法预知其可能的后果,只能“骑驴子找马”,走一步看一步;而转基因技术转入的必定是经过多方面观察与分析,有了透彻了解的特定基因,从而,对食品的安全性更有把握,转基因育种方式肯定比传统育种更安全可靠!即使技术实施过程如此慎重,仍需要对转基因产品的实际性状进行检验,只有当它被确认找不出毒付作用的案例以后,才可能获得批准商品化。故所有对于转基因食品的妖魔化宣传,都是毫无事实根据的,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反转噱头经得起科学验证。正因此,那些非情绪化的正派人士即使曾经很绝对地反对转基因,在事实面前都爽快地承认失败。

    这里无妨介绍有“反转基因之父”称谓的英国著名科普作家马克.莱纳斯(Mark Lynas)的一段新闻报导,他开创反对转基因阵线十余年后,终于在2013年为自己的行为道歉,而且是在举世最重要的牛津农业学术年会上:

    网易探索1月16日报道 近日,英国作家、环保活动积极人士Mark Lynas为自己在过去几年妖魔化转基因作物的行为进行公开道歉,并称其认识到转基因作物不仅安全可食,同时可以帮助满足全球日益增长的人口需求。

    “我为我一直以来批评转基因的做法深感歉意”Mark Lynas在最近的一次牛津农业会议上说,“对于我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发起的反转基因活动,我也感到懊悔。这么多年来我竟然一直在妖魔化这项可以帮助改善环境问题的重要技术手段”。

    Lynas是国家地理出版《上帝的物种:在人类纪拯救地球》一书的作者,他曾经出版过其他几本有关环境挑战的畅销书。Lynas曾与一些反对生物技术的环保组织联系密切,例如:绿色和平组织等。在对气候变化问题的研究过程中,他了解到什么是真正的科学,掌握了科学分析的理论和方法,从而认识到有关转基因作物的争论大多是无稽之谈。

    “我曾经认为转基因作物是危险的,事实上它比常规育种更安全、更精确,”Lynas说,“在转基因问题上全球已有确凿的科学共识,这一共识背后就是美国促进科学学会,英国皇家学会等世界众多的国家级权威科学院和研究机构。”
 楼主| 发表于 2014-8-25 06: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Lynas认为关于转基因问题的争论已经结束。“我们不需要再讨论它是否安全——在过去十五年里,全球食用的大约3万亿顿餐中均含有转基因成分,但迄今为止没有被证实过任何一例由转基因引起的食用安全事件的问题。好比你被一颗小行星击中的机率可能都比被转基因伤害的机率要高。”

    与此同时,Lynas也讨论了关于反转基因激进分子和法规壁垒如何对创新产生负面影响的问题。以黄金大米为例,他认为黄金大米本可以每年帮助数千儿童免于因缺乏维生素A而失明甚至死亡,但是,“由于对黄金大米的过度监管,以及像绿色和平这样的环保组织的不懈努力,这个本来应在十年前就商业化的产品,可能永远不能到维生素缺乏的穷人手中了。”另外,愈加复杂的法规监管也使研发和推广成本高昂,小公司难以进入这一领域,造成了目前只有大公司占据生物技术产业的局面。

    “反转基因组织游说的对象包括从英国贵族、上流名厨、美国美食家到印度农民组织等各个阶层,我想对这些反转人士说的是,你有权坚持你的看法,但你必须知道,科学并不站在你这边。我们走到了一个关键时刻,为了人类和这个星球的延续,现在是时候让开道路,让其他人找到更好更可持续的办法养活世界。”Lynas这样认为。(来源:生物探索)

    不光“反转之父”莱纳斯,反转基因的主力军“绿色和平组织”,其创始人之一、前主席帕特里克·摩尔也在试图改变该组织的反转态度失败后,决定与该组织决裂。他反思说:“环保主义者反对生物技术、特别是反对基因工程的运动,很显然已使他们的智能和道德破产。由于对一项能给人类和环境带来如此多的益处的技术采取丝毫不能容忍的政策,他们实现了斯瓦泽的预言(即环保运动将走向反科学、反技术、反人类)。”由于多位有识之士的退出,绿色和平组织如今已被视作“极端环保组织”;更由于其成员知识层面下降,它日益激进,导致它的前主席批评它“将走向反科学、反技术、反人类”。而该组织回敬以“可耻的叛徒”。这也说明,反转基因势力确实不以科学与真实为准则,说轻点是情绪化,说重点是意识形态化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8-25 06: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一家反对生物技术、提倡有机食品的民间组织“有机食品中心”(Organic Food Center)在2009年11月发布的报告,要领是指责种植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增加了除草剂的用量。即使是这份由反对转基因的人士发布的报告,也不得不承认,从1996年到2008年,由于种植抗虫害转基因作物,美国减少杀虫剂使用量达6400万磅!撇开除草剂草甘膦与杀虫剂谁的毒性更强不谈,少用如此巨量杀虫剂对于环境保护的意义也不谈,对那些高调指责转基因作物为孟三都等公司牟取暴利的人们,是否也考虑一下杀虫剂亦为这些公司的重头产品,如此巨量的减产是否也属于牟取暴利的举措?

    反转势力的最“重磅炸弹”是法国分子生物学家塞拉利尼2012年9月19日发表在《食品与化学毒理学》杂志的研究文章,该文介绍了他们用200只大鼠经90天用抗除草剂的NK603转基因玉米喂养,致癌率大幅度上升。文中所附长满肿瘤的大鼠图片迅即引起轰动:全球多位电视明星、新闻记者和反转基因组织纷纷高调力挺,这毕竟是反转十余年来第一份可称为证据的重要资料。无涉转基因争论的普罗大众也引发恐慌。几乎同时它也遭到稍具科学常识的读者质疑,该杂志收到的抗议信明白指责它跟本不能算是科学报告;业内权威学者更是质疑纷起,他们从专业角度分析了这个实验及其报告显失科学性与公正性的各项理由,对其“低劣的数据质量感到震惊”,认定这份报告跟本谈不上科学,只能算是“一个精心策划的新闻事件”。就连一贯对转基因技术极为审慎的欧洲食品安全局、法国生物技术最高委员会和国家卫生安全署也对这项试验及其结论表示怀疑,在对塞氏实验室和实验过程进行考察后,10月22日,法国生物技术最高委员会和国家卫生安全署先后否定了塞氏实验的科学性,判定其关于转基因玉米致癌的研究结论不能成立。但他们仍允许塞氏在遵守严肃的科学规程的前提下,可对转基因作物的长期影响继续进行研究。

    本来仅凭常识即可判断:数以亿计的人食用了十几年转基因食品都未能发现任何一例致病案例,一个不具备基本条件的小实验室,仅用90天就能从200只大鼠身上找到如此骇人听闻的肿瘤。更多科研部门包括孟三都公司的研究部门,早就在做而且一直未间断地做同类实验,都未能获得塞氏所获“成果”,这也太离谱了!其实,中国农业部权威机构为审批转基因水稻安全性也做了这个实验:同样的大鼠,同样是90天,用转基因稻米和非转稻米喂养的对照组结论是:“未发现转基因稻米对大鼠的体重、食物利用率、血液学和血生化指标、脏器系数、病理学变化等指标产生不利影响。”《食品和化学毒物学》接着又发表10多篇“读者来信”,质疑塞氏实验各种有违科学原则的细节,甚至披露塞氏实验是在“绿色和平”关联机构资助下进行的,具有相当可疑的指向性。言下之意即质疑其“栽赃”而不是科研。
 楼主| 发表于 2014-8-25 06: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到11月28日,杂志出版方荷兰爱思唯尔集团(Elsevier)在美国宣布,由于研究方法和结论皆存在严重问题,决定撤除塞氏论文。撤稿声明指出,该论文现有数据不足以得出现在的结论,因此并未达到发表的标准。声明还说:“对原始数据的深入调查表明,用如此小规模的样本数据无法得出明确结论”、“考虑到(实验中所用的)斯普拉格-道利大鼠的已知肿瘤高发生率,喂食转基因玉米组所观察到的更高的死亡率及肿瘤发生率的原因不能排除是正常自然变化。”值得注意的是,塞氏至今不承认他的实验及报告有任何问题,但那以后一年半多的时间,尽管法国官方允许他继续进行反转实验,迄今为止他仍没拿出任何可以佐证他那90天的实验及报告成立的新的、符合科学规范的实验及报告。塞氏已经在国际生物科学界声名扫地,就连《食品与化学毒理学》杂志之权威性也因发表这份不负责任的报告而受到重创,人们指责编辑们对这个一望即知其荒诞的实验居然能通过审核予以发表感到不可思议,尽管杂志事后大力补救,信誉的损失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恢复的。

    正因为全世界的反转势力所能打出来的牌没有一张像样的,乃至于他们不得不借助撒谎、造谣以吸引眼球。例如小崔视频刚开始十分钟就记述了他们在超市“偶然遇到”一位无名女士,这位女士的故事实在太经典了:吃转基因食品得了癌症,直至晚期才发现;拒绝了医生建议的放疗、化疗救治方案,不吃转基因食品,只吃有机食品,一个月就彻底痊愈,做了“X射线轴向分层造影和扫描核磁共振”,发现体内的肿瘤都不见了,“医生都不敢相信。”小崔视频正是由此切入对有机食品的宣传的。看到此俺顿时坚信小崔视频一定是在玩误导游戏,以其智商他必定揣着明白装糊涂:超市“偶遇”如此巨大的馅饼,显然是小崔反转宣传的“金鞭材料”,崔理当了解对象姓甚名谁。一是用于视频资料广为宣传他有责任进一步查证情况是否属实,以免以讹传讹;二是即便他来不及查证那女士所言之真伪,他也该留给有兴趣的观众自己查证的线索,并予以说明。睿智的小崔竟然将如此重要的证据资料一笔带过,显然这里存在猫腻。

    俺心存疑窦便开始网络查询,岂料得来全不费工夫。方舟子已经查证过并将其结论公布上网,称这位女士叫斯科特,方还将崔视频中的影像截屏与斯科特网页照片亮出来对比,相似度极高,显然是同一个人。斯科特在自己的网页上介绍的癌症晚期、吃一个月有机食品痊愈等资讯也与崔视频所言完全相同。而且她还在网页上说12月11日与另两位女士被“中国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选中而接受采访,她称之为“中国的拉利.金”(拉利.金是美国最著名的王牌电视主持人),谓:“我们被选中,是因为我们的活动和努力,让人们关注转基因食品对我们的健康的影响。”这样就不打自招还供出另外两位女士也是被精心挑选而非“超市偶遇”的,小崔视频玩猫腻尽管有央视调教训练出来的技巧,却经不住老美那边言论自由带来的拆台,谎言迟早会露馅的。
 楼主| 发表于 2014-8-25 06:24: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依不饶的方舟子并未到此为止,他循斯科特网页上提供的线索继续查了美国癌症学会网站,证明“2010年12月,斯科特被确诊得了直肠癌晚期,癌细胞已扩散到肝脏。她选择了最猛的治疗方案。首先是切除了肝脏的癌变部分,然后做了两轮化疗和30次放疗。”又是一个假案例!反转无可厚非,但总是弄虚作假来反,不以为耻么?尽管佩服方舟子的科普工作积极性、持久性,但因其与人格缺失的司马南之流搅合在一起,早就有一种厌恶感;兼之还闻知其挥舞“打假”三节棍,到处横扫,事无巨细皆插手插嘴,总觉得有些过。不过这篇文章还真的击中小崔的软肋了,于是饶有兴趣地等看小崔的回应。直接的回应至今没看到,倒是见到崔说斯科特要起诉方舟子诬蔑她收了崔永元的钱。可惜姓方的也不是傻瓜,他只是说:“她的网站上明码标价,通过网络电话(Skype)做指导的话,建议每小时‘捐赠’她50美元。不知‘中国的拉利·金’为了采访她,‘捐赠’给她多少钱?”仅凭这段话那官司是打不赢的,打起来只会令真相更清晰,绝不会给小崔视频添彩。妙就妙在,伶牙俐齿的小崔始终对于视频中女士是否斯科特不置可否,倒是见到他的智囊矢口否认,说出了另一个姓名。由他们吵去,吵得越激烈真相越容易浮出水面,我们到此打住。

    其实小崔视频里接着还有一段扭曲,他介绍并展示了“2011年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张辰宇教授课题组在国际刊物《细胞研究》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证明外源性的植物微小核糖核酸可以在多种动物的血清和组织内检测到,并且主要是通过进食的方式摄入体内的,也就是说,这份报告表明我们吃转基因食品的时候,可以摄入食物的遗传信息片段。”小崔在这里又玩花招了!张辰宇课题组的论文提出的是植物核苷酸被人体摄入之后能够调控人体基因表达,在老鼠及人体血清和血浆中发现了植物(水稻)特有的 microRNA,且这些microRNA 能调控重要的人体靶基因表达。这个结论若成立,表明核苷酸可以轻易地被肠道摄取,此乃令人震惊的情况,它意味着转基因的Bt毒素不是只在害虫体内发生作用,而且在人体内也可以发生作用,也即Bt转基因食品对人有毒,它将彻底颠覆转基因食品的安全说!但小崔没告诉观众故事的后半段,即依据张课题组原论文提供的路径,国际上没有任何专家或机构重复得出那个可怕的结果,这在科学界意味着那篇论文跟本不成立!且同一个张教授课题组在2012年分析了大量检测哺乳动物体内的小分子核糖核酸(small RNAs)数据,也未发现任何植物microRNA 的迹象。自己推翻了原来的结论,争取了主动,故未遭塞拉利尼似的尴尬。这意味着小崔介绍的案例其实在一年前就已经被国际科学界包括作者自己否定了!小崔是孤陋寡闻还是刻意扭曲,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但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认定“小崔视频”只是一个宣传噱头,不具备任何科学性、公正性。
 楼主| 发表于 2014-8-25 06: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基因是人类在生物学领域的革命性成就,“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老先生想必比我们更清楚,转基因技术的巨大成功以及它开辟的新平台势必取代杂交技术成为人类农业科技的主流。于是他的讲话也逐渐向先进得多的转基因技术倾斜,尽管他措辞谨慎仍招来许多唾骂,称其“晚节不保”甚至“汉奸”、“卖国贼”。这也不奇怪。我们不必去细说火车、电报等传入中国时所遭遇的抵制与诬蔑,就说现在说成“西医”的近现代医学,被外国传教士引入中国时所遭遇的从蔑视到抵制再到义和团式扼杀,理当明白点什么。当多次叩门而不得入的西方传教士借医疗当敲门砖时,身有体验的国人称之为“新医”,而称固有的传统医术为“旧医”。但我们聪明的先人们(大抵是张之洞领衔)很快就化先进与落后的差别为地域差别,不但“旧学为体新学为用”变成“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新医”也变成“西医”、“旧医”变作“中医”,抹去表示先进与落后的新旧差异,只剩下平起平坐的地域区别。于是关于西医与中医的争吵到现在仍在继续。

    期间,各种谣言纷起,无法从疗效上打败西医,就诬其用人体器官制药,教堂救助弃婴、流浪儿等皆被说成“拿去做药”了。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出《清末教案》资料集,自1857年2月广西西林知府张鸣凤处死法国传教士马赖到清末,各种教案近三百起,绝大部分因“制药”谣言导致。例如1870年6月21日爆发的“天津教案”,暴民冲进教堂杀害一名修女,城里暴民四出攻打教堂、医院等,仅至24日包括法国领事、一对俄国新婚夫妇在内共收外人尸体八具,均受到极残忍的肢解。缘由就是有人说在教堂内看见两个瓶子,里面装满了泡在酒里的婴儿眼珠。更传言洋医以迷药麻醉中国人,弄进教堂即剖心挖肝制作西药,等等。官府推波助澜借以达到排外目的,进一步助长暴民气焰。例如天津知府所出告示:“张拴、郭拐用药术迷拐儿童。询明迷拐幼童是实,正法。风闻该犯多人,受人嘱托,散布四方,迷拐幼孩,取脑、剜眼、剖心,以作配药之用,此等情形,凶残已极。”

    及至各国政府向清廷施压,朝廷派当时最具公信力的官员曾国藩全权处置。曾氏亲临教堂打开暴民传言装满婴儿眼珠的两个瓶子,内装却是腌制的洋葱。其它种种不实亦逐件核查,跟本不存在如天津知府告示中所说情况。但无论曾氏及其下属怎样解释,暴民根本不予理会,反斥曾氏为“卖国贼”,号称知书达理的士人更是激愤不已,他们编造各种谎言蛊惑人心之外,甚至砸掉了湖湘会馆中曾氏题写的匾额。暴行愈演愈烈,最终导致法、英、美、俄等七国联合抗议,出动兵员军舰施压,清廷只得出动官军弹压,处死了一批暴民首领,并付出昂贵赔偿才得以平息这场血腥风波。规模略逊的教案还有扬州、烟台、湖南、陕西等处。这场以教会洋医用国人身体器官制药为主要理由的抗议浪潮发展到最后演绎成大规模的义和团暴动,其根由乃是慈禧太后为首的顽固派企图放纵暴民达到排外目的,最终失控。以山西为例,山西巡抚毓贤本已在山东玩过一次唆使义和拳杀洋人及中国教民的把戏,受处罚调到山西任职,这回得西太后纵容,更是变本加厉。他把持下的山西省,共杀传教士191人、中国教民及其家属子女1万多人,焚毁教堂、医院225所。毓贤甚至亲自动手杀死山西北境教区主教艾士杰。他在奏折中表功道:“微臣之捉洋人,如网中取鱼,我设一巧计将山西的洋人尽数擒捉,以链锁之,均在抚署处决,无漏网者……虽幼童及狗亦未任其幸免……惟有一女洋人割乳后逃走,藏于城墙下,及查得,已死。”最终结果我们无须再述,八国联军的故事早就耳熟能详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8-25 06:2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泽东有话:“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百多年前对“西医、西药”的攻击,与当今反转基因有无相似之处?中国的暴民历来奴气与戾气并重,一旦得官府默许乃至放纵,他们就能打砸抢烧杀无恶不作。义和团如此,五四运动如此,文革亦如此,早些时的“抵制日货”同样如此。关键在于官府的把控,倘若现在的官府略表认同,恐怕反转斗士们还会如两年前那样“抵制转基因”,上街打砸抢烧。现在的舆论似乎转基因只是美国孟三都公司搞的赚钱伎俩。实际上转基因工程是人类生命科学领域内的一次重大突破,它起源于欧洲,成长于美国,世界诸多国家如阿根廷、巴西、南非、印度以及中国科学家都对此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所取得的成就是惊人的,也是世界的,例如中国的转基因棉90%是自主研发的品种,盖因唯有它是已成商品化的转基因作物。市场化程度反过来会促进科研的发展,这已经毫无疑问。问题仅在于谁能从中获益多少,会不会在每一波科技新潮面前中国人都做守旧派、顽固派?

    据报,8月17日中国仅有的两张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皆到期,这份安全证书经11年审核于2009年批准,在五年有效期内农业部始终不作为,对其商品化许可申请,既未批准也未否决,直至到期。华中农大教授张启发院士曾于快要到期的2013年7月联名60位两院院士实名上书国家领导人:“推动转基因水稻种植产业化不能再等,再迟缓就是误国,转基因产业化发展不起来,对科研的影响非常大。”对此农业部的反转官员回复道:“转基因水稻的安全性的论证是严肃的科学问题,若采用兴师动众群体上书方式造声势玩噱头达到此目的,这就成为一种群体性要挟的‘政治行为’了”。此中有两处猫腻:一是“安全性论证”早就进行了11年,并已于2009年通过并颁发了证书的,难道还没“论证”完毕?既然还未“论证”完毕,你凭什么颁发“安全证书”?二是,眼看“安全证书”就要过期,给国家领导人上书请求批准商业化许可,这跟“造声势玩噱头”有何关系?想定“寻衅滋事罪”?那么反转人士如此巨量的“造声势玩噱头”又该当何罪?

    然而这国家是官府的,误与不误均系官僚的事,由不得院士们饶舌。现在证书到期,按规定须提前一年申请延续,若不能批准延续就意味着中国将没有一种转基因主粮有安全证书,更不要提商品化许可了!此案尽显中国式“有罪推定”思维模式,转基因技术若不能提交官府认为足够的“无罪证据”,你就是“有罪”的。而老美的思维模式是“无罪推定”,反转势力若不能提交“有罪证据”,转基因技术就是“无罪”的。迄今为止我国只有棉花、番木瓜两种转基因作物获准市场化。糟糕的是中国官僚如鲁迅所言“他们的脑子是阴沉木做的”,审了十六年仍不置可否,既不否决也不批准,而奈我何?反观之,美国水稻市场并不大,也没谁有雅兴如此艰辛地去搞水稻杂交实验,干脆买中国的杂交稻种子和专利,那时中国的杂交稻技术绝对世界第一!但很快,2000年美国就批准了两个转基因水稻的种植,2006年又批准一个,都是抗除草剂的,这样可以降低除草成本。美国生产的稻米仅为中国稻米产量的2%,却有一半非转的用于出口,转基因的留给美国人自己吃,因为世界稻米出口四大国均系非转稻米。即便如此,它出口的稻米仍占世界稻米市场的10%左右。中国仅靠袁隆平为符号的杂交稻看来还能混些日子,自己的国,误不误是官家私事,旁人无权置喙。
 楼主| 发表于 2014-8-25 06:2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句常被引用的话:“我国用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22%的人口。”实际上,从2004年起,这句话就已经华而不实了!因为这年开始中国已成世界粮食最大净进口国,且进口逐年递增已成固态。仅按海关公布2013年上半年的数据,我国进口小麦139.7万吨;大麦103.2万吨;玉米152.2万吨;大米131.7万吨;大豆2749万吨;豆油42.5万吨;棕榈油27.4万吨。其余如油菜籽与菜籽油、食糖、乳品类、肉类等暂不去说,粮食自给率已低于90%,且还在继续下降。据《参考消息》刊载的预测,我国的玉米和大豆进口量将出现激增,2022年将分别达到现在的约6.5倍和约1.7倍!尤其是大豆,目前自产仅能满足国内市场的16%。国产非转大豆成本偏高,2012年我曾参与本地一家大型养殖集团公司进口巴西大豆的业务,惊讶地发现:国际市场大豆价不到国内市场价的65%,加上运杂费和保护性关税之后到岸价仍低200元/吨左右。尽管给予某些补贴,国内大豆种植依旧难止住下滑势头。还有隐形差价:进口转基因大豆平均出油率为19%,而国产大豆平均出油率仅为15%。政府又因“维稳”限制基本生活资料价格,豆价可以涨油价不能涨。当时国内尤其是东北大批榨油厂干脆停工,因加工环节处于微利甚至赔本的状态。撇开其它因素不谈,仅为了“非转”噱头,国民就需要额外支付如关税之类开支,无端提升了可观的生活成本,可吃下去的基本上都是转基因大豆油,因为进口大豆已占84%,它基本上都是转基因大豆。我们跟巴西佬谈了几个月的非转大豆,到最后人家说还是转基因的,于是告吹。榨油厂笑了:要非转大豆去东北买,但别指望油能赚钱,豆粕价钱好可能拉扯平本,稍差一点你们就准备赔吧!这两年我们榨的都是进口豆,价钱低出油率高,厂子才能活到现在。于是喂养禽畜的饲料基本上是转基因豆粕制成。我国几百万公顷转基因棉所得棉籽,榨出来的棉籽油早就用于烹调盘中餐了。专家们奉命出来说话:转基因大豆榨出来的油不含转基因!既然如此为何不发放转基因大豆商品化证书呢?如今颇显尴尬的现状是:已经吃了多年转基因食品的国人还在反转的漩涡里转,搁置自己的转基因作物商品化进程去大量采购外国的涉转基因产品。

    据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2013年春的专稿《2012年全球生物技术/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发展态势》(网址:http://www.doc88.com/p-1945950171320.html)介绍,全球转基因作物栽种面积1996-2012年增长了100倍!达到1.7亿公顷。对比该组织2008年报告的1.25亿公顷,这四年增加了4500万公顷。而播种国家增加到28个,较2008年多了3个。其中20个发展中国家,8个发达国家,总人口约占全人类的40%,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农业从业人员超过一亿。美国仍是老大,其转基因作物播种面积6950万公顷;巴西跃居次席,播种面积3660万公顷,连续四年增长率全球第一。随后是阿根廷,2390万公顷;加拿大1160万公顷;印度1080万公顷;中国400万公顷。整个发展势头有兴趣者可以自己上网查看,总之其扩张势头是极其强劲的,更多的国家加入进来已经无可阻挡。中国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是否在这次生物技术革命潮中蹒跚漫步?各人应有自己的认识,强求不得。
 楼主| 发表于 2014-8-25 06:26:55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转基因作物已得到最广泛的推广、栽培和使用的是转入抗除草剂基因,这样的转基因作物可以抵抗普通的、较温和的除草剂,因此农民用这类除草剂就可以除去野草,而不必采用那些毒性较强、较有针对性的除草剂。其次是转入抗虫害基因,用得最多的是从苏云金芽孢杆菌克隆出来的一种基因,有了这种基因的作物会制造一种毒性蛋白,对其他生物无毒,但能杀死某些特定的害虫,这样农民就可以减少喷洒杀虫剂。转基因技术也可用于改变食物的营养成分,例如减少土豆的水分,这样炸出来的土豆片更脆;降低植物油中的不饱和脂肪酸,能延长储存期限;消除虾、花生、大豆中能导致过敏的蛋白质,这样原来对虾、花生、大豆过敏的人也可以放心地吃它们了。通过转基因技术让水稻变成“黄金大米”,在人体内转变成维生素A,有助于消灭在亚洲地区广泛存在的维生素A缺乏症。转基因技术还可提高稻米中铁元素的含量,以减少以大米为主食的人群当中常见的贫血症,也可提高稻米的蛋白质含量。在研究、开发中的其他项目还包括用转基因技术让作物具有抗旱、固氮、抗病能力等。

    说转基因技术开辟了一个平台,除了1,转基因食品仍存在广阔的开发空间;2,转基因技术在环保领域还刚刚起步,例如转基因烟草就能有效地化解土地中TNT以及多种有害物质残留;DNA探针已实现极灵敏探测病毒、细菌对环境的污染而外,还有3,在医药方面,转基因技术大显神通的前景已经展示,它可分成两块:一是临床医疗方面如DNA探针检测病毒感染及遗传缺陷,无论准确率还是快速都无可比拟;二是制药方面用生物合成使药用成份的基因导入微生物细胞,进而产生相应的药品,产量大幅提升成本大幅降低已经是明摆着的现实。最新的消息说,中国科学家利用转基因技术,成功地培育出抵御H7N9禽流感的疫苗,甚至已达工厂生产阶段。而2011年英国就宣布,利用转基因技术培育出转基因鸡,不会传染禽流感。倘若上述消息均确凿无疑,我们是否可以一并将其列入抵制转基因行列。一律予以废弃?
 楼主| 发表于 2014-8-25 06:2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显然还有更广阔的应用尚待开发。目前,已知遗传病就有6500多种,其中单基因缺陷引起的约3000多种,稍有常识就能判断:基因治疗必在此领域大有作为。已有成功的案例:1990年美国两个4岁和9岁的小女孩因体内腺苷脱氨酶缺乏而患了严重的联合免疫缺陷症,对她们进行了基因治疗获得成功,这标志着基因治疗可行,且已从实验研究过渡到临床实验。还有报道称,1991年我国也首次用基因治疗临床实验治疗B型血友病并获得成功。我相信医学界肯定还有更多的成功案例,它展示了转基因技术是人类在生物科学领域的革命性成果,甚至可以说是人类科学史上最辉煌的成就,没有哪一项科学技术成就能如此广泛地影响每一个人的生活性状。南美洲目前已经成为转基因农作物的新兴生产基地,巴西农民如此积极地投身转基因大豆种植,乃至于国际环保组织不得不大声呼吁要保护热带雨林;曾经坚决抵制转基因玉米的非洲大陆,现在也多点开花有多国开放了转基因作物商品化进程;印度曾经是反转激烈之地,现已转化成转基因作物增长势头强劲之地。发展中国家迅速地运用转基因技术改变自身缺衣少食状况,对于全人类的进步贡献是不言而喻的。如果延伸地看待“第三世界”衣食足之后的发展,人们有理由相信更光明的前景指日可待!

    当世界范围内转基因技术已经打破坚冰开启航道之时,中国的好汉们才“慢半拍”掀起反转浪潮,除了阻遏我们自己的进步与发展之外,世界潮流他们是挡不住的,“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不信就走着瞧!(2014-8-20修改完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4 13:37 , Processed in 0.12505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