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19|回复: 1

[转帖] 太子黨斂財途徑升級換代 朱鎔基兒子走掮客路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13 20:3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來源: 明鏡 於
2013-02-19
  
      “現在這些子女們基本在資本主義環境中長大,他們更加遠離消滅階級社會和任何的烏托邦夢想。”毛澤東的前翻譯,92歲的李敦白(Sidney
Rittenberg)對彭博社說。當“八老”還是爭奪國家控製權的反叛者的時候,李曾與他們住在一起。
  眼看着當代領導人的子女輩和上一代領導人的孫子輩留學的留學,畢業的畢業,漸漸進入人生一個重要的新階段,作為長輩的父母和爺爺奶奶們自然不遺餘力,繼續“扶上馬,送一程”。對熱衷賺錢的這一批孩子,在國外投行工作的,就積極張羅着為他們在國內拓展關係、拉項目;對回國工作的,或安排去國有大銀行、去肥得流油的央企,或幫着他們自立門戶,開公司做貿易、做私募,什麼賺錢做什麼,什麼來錢快做什麼。
  分析家指出:權貴的家人乃至孫輩,彼此之間已經建立、正在建立許多類似的不為外人所知的聯係來攫取財富。
  伴隨改革開放30年,中國大陸富豪沉浮如萬花筒般,瞬息萬變。
  但戲台上轉換的不單單是角色,還有規則。新一代太子黨中的“紅小兵”,正以一種嶄新的方式鞏固着自身的經濟資本。相比於上兩代太子黨,他們正在通過更為現代的金融方式,謀求把錢更直接地歸入自己的名下,而不像過去的太子黨那樣去把持某個或某些行業,或着充當國際資本的掮客賺取高額傭金。
  以鄧氏家族為代表的第一代太子黨富豪,什麼來錢幹什麼,哪個行業都插手。或靠倒賣進口物資批文、雙軌差價賺錢;或四處圈地;或控製某一資源;或搞軍火。隨着權威的消失和中國經濟的市場化,這一代太子黨所依靠的賺錢渠道漸窄,逐漸淡出視野。
  第二代太子黨,雖然也四處出擊,什麼賺錢幹什麼,但由於沒有絕對權威,其子女就轉而在其父擁有相對權威的行業內發展。如李鵬家族,其子女多在電力行業發展。這一類太子黨的問題在於,他們雖然控製了某一個行業。一旦父輩權力旁落,就失去庇護,很容易被人奪走。
  如李鵬下台後,家族勢力就日漸衰落。為了保住家族不被清算,他讓兒子李小鵬棄商從政。江澤民下台後,
2008年10月,國務院將網通並入聯通,從此江綿恆的網通便煙消雲散。2010年1月,中紀委查辦江綿恆馬仔,原中移動黨組書記和副總裁、前網通總經理張春江。此舉是敲山鎮虎,一旦老江身有不測,小江便難逃被清算的命運。
  與江家、李家同時代的另一些太子黨,則依恃父輩資源,多走掮客路線,充當跨國資本入境中國的先鋒。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朱鎔基之子中國國際金融公司總裁朱雲來,朱鎔基的女兒、中銀香港發展規劃部總經理朱燕來……這一類太子黨,雖然明顯有權錢交易的成分,但由於賺的是跨國公司的高薪,衹要自己不太貪墨,不走風險路線,就算父輩失勢,也會相對安全一些。

  長江後浪推前浪,到了現在以溫家寶之子溫雲鬆(Winston
Wen)為代表的新一代太子黨,則完全吸取了上幾類太子黨的教訓。他們既無鄧家那麼大的權威,所以也不是什麼錢都去賺。也不會像李鵬家族、江澤民家族那樣去把持某個行業,弄點錢還得偷偷摸摸靠轉移。當然他們也不滿足於像朱雲來那樣拿着金交椅讓別人賺大頭,那太傻。於是他們玩更大的,也是更安全的,由自己主導搞私募,通過提前入股國有資產,將錢直接賺到自己的名下。
  私募基金可以在上市之前進入公司,在很短的時間內賺上一大筆。而溫雲鬆無疑具有提前知道內情和操縱入股及上市的各種便利條件。
  溫家寶的兒子溫雲鬆於2005年與他人合作,創立私募基金“新天域資本公司”,堪稱後起之秀,也是最有影響力和最成功的一家。這家公司管理的資金達數十億美元,其穩定的投資者包括德意誌銀行、摩根大通、瑞士銀行,以及新加坡的主權財富基金淡馬錫。作為一隻私募新軍,新天域能吸引如此多的投資,是因為“因為它有着中國最值錢的資產。這就是溫雲鬆”,當今中國總理的兒子。
  “新天域”果然不負眾望,短短幾年內,就取得了讓國際資本大鱷都目瞪口呆的成績,它的每一筆投資都隻賺不賠,就連股神巴費特也會自嘆不如,動輒以億為單位計算盈利的交易也不在少數。
  以致海外有評論稱,“新天域的崛起衹是中共最後瘋狂的寫照!

  各界詬病之下,溫雲鬆從他“暴利”頻頻的新天域辭職,轉而加入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下屬的一個政府控股的投資公司,似乎可以堵住天下悠悠之口了。
  據與溫雲鬆關係密切的人士透露,溫雲鬆從自己參與創立的私募基金新天域辭職,是為了讓飽受爭議的父親放話推動政治改革之際,消除一個可能受到攻擊的隱患。溫家寶過去一兩年發表的強有力言論產生衝擊波,民眾議論紛紛,其政敵更是虎視眈眈,要上下求索找到其破綻。溫雲鬆聚斂財富的動靜如此之大,必然成為眾矢之的。嚴重影響其父親的聲譽。
  有人認為,這是溫雲鬆看到了溫家寶下台在即,果斷收手,以防不測。也有人認為,溫雲鬆不可能完全放棄如此之大的一筆財富,玩弄的不過是以退為進的策略而已。知情人士稱,雖然溫雲鬆在公開層麵切斷了與新天域資本的聯係,但他仍有錢投在該基金中,並將繼續在幕後參與。
  不成想,彭博社一篇溫家財富的報導,又把溫家置於風頭浪尖之上。


太子黨斂財途徑升級換代 朱鎔基兒子走掮客路線
文章來源: 明鏡 於  2013-02-19



      “現在這些子女們基本在資本主義環境中長大,他們更加遠離消滅階級社會和任何的烏托邦夢想。”毛澤東的前翻譯,92歲的李敦白(Sidney Rittenberg)對彭博社說。當“八老”還是爭奪國家控製權的反叛者的時候,李曾與他們住在一起。

  眼看着當代領導人的子女輩和上一代領導人的孫子輩留學的留學,畢業的畢業,漸漸進入人生一個重要的新階段,作為長輩的父母和爺爺奶奶們自然不遺餘力,繼續“扶上馬,送一程”。對熱衷賺錢的這一批孩子,在國外投行工作的,就積極張羅着為他們在國內拓展關係、拉項目;對回國工作的,或安排去國有大銀行、去肥得流油的央企,或幫着他們自立門戶,開公司做貿易、做私募,什麼賺錢做什麼,什麼來錢快做什麼。

  分析家指出:權貴的家人乃至孫輩,彼此之間已經建立、正在建立許多類似的不為外人所知的聯係來攫取財富。

  伴隨改革開放30年,中國大陸富豪沉浮如萬花筒般,瞬息萬變。

  但戲台上轉換的不單單是角色,還有規則。新一代太子黨中的“紅小兵”,正以一種嶄新的方式鞏固着自身的經濟資本。相比於上兩代太子黨,他們正在通過更為現代的金融方式,謀求把錢更直接地歸入自己的名下,而不像過去的太子黨那樣去把持某個或某些行業,或着充當國際資本的掮客賺取高額傭金。

  以鄧氏家族為代表的第一代太子黨富豪,什麼來錢幹什麼,哪個行業都插手。或靠倒賣進口物資批文、雙軌差價賺錢;或四處圈地;或控製某一資源;或搞軍火。隨着權威的消失和中國經濟的市場化,這一代太子黨所依靠的賺錢渠道漸窄,逐漸淡出視野。

  第二代太子黨,雖然也四處出擊,什麼賺錢幹什麼,但由於沒有絕對權威,其子女就轉而在其父擁有相對權威的行業內發展。如李鵬家族,其子女多在電力行業發展。這一類太子黨的問題在於,他們雖然控製了某一個行業。一旦父輩權力旁落,就失去庇護,很容易被人奪走。

  如李鵬下台後,家族勢力就日漸衰落。為了保住家族不被清算,他讓兒子李小鵬棄商從政。江澤民下台後, 2008年10月,國務院將網通並入聯通,從此江綿恆的網通便煙消雲散。2010年1月,中紀委查辦江綿恆馬仔,原中移動黨組書記和副總裁、前網通總經理張春江。此舉是敲山鎮虎,一旦老江身有不測,小江便難逃被清算的命運。

  與江家、李家同時代的另一些太子黨,則依恃父輩資源,多走掮客路線,充當跨國資本入境中國的先鋒。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朱鎔基之子中國國際金融公司總裁朱雲來,朱鎔基的女兒、中銀香港發展規劃部總經理朱燕來……這一類太子黨,雖然明顯有權錢交易的成分,但由於賺的是跨國公司的高薪,衹要自己不太貪墨,不走風險路線,就算父輩失勢,也會相對安全一些。



  長江後浪推前浪,到了現在以溫家寶之子溫雲鬆(Winston Wen)為代表的新一代太子黨,則完全吸取了上幾類太子黨的教訓。他們既無鄧家那麼大的權威,所以也不是什麼錢都去賺。也不會像李鵬家族、江澤民家族那樣去把持某個行業,弄點錢還得偷偷摸摸靠轉移。當然他們也不滿足於像朱雲來那樣拿着金交椅讓別人賺大頭,那太傻。於是他們玩更大的,也是更安全的,由自己主導搞私募,通過提前入股國有資產,將錢直接賺到自己的名下。

  私募基金可以在上市之前進入公司,在很短的時間內賺上一大筆。而溫雲鬆無疑具有提前知道內情和操縱入股及上市的各種便利條件。

  溫家寶的兒子溫雲鬆於2005年與他人合作,創立私募基金“新天域資本公司”,堪稱後起之秀,也是最有影響力和最成功的一家。這家公司管理的資金達數十億美元,其穩定的投資者包括德意誌銀行、摩根大通、瑞士銀行,以及新加坡的主權財富基金淡馬錫。作為一隻私募新軍,新天域能吸引如此多的投資,是因為“因為它有着中國最值錢的資產。這就是溫雲鬆”,當今中國總理的兒子。

  “新天域”果然不負眾望,短短幾年內,就取得了讓國際資本大鱷都目瞪口呆的成績,它的每一筆投資都隻賺不賠,就連股神巴費特也會自嘆不如,動輒以億為單位計算盈利的交易也不在少數。

  以致海外有評論稱,“新天域的崛起衹是中共最後瘋狂的寫照! ”

  各界詬病之下,溫雲鬆從他“暴利”頻頻的新天域辭職,轉而加入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下屬的一個政府控股的投資公司,似乎可以堵住天下悠悠之口了。

  據與溫雲鬆關係密切的人士透露,溫雲鬆從自己參與創立的私募基金新天域辭職,是為了讓飽受爭議的父親放話推動政治改革之際,消除一個可能受到攻擊的隱患。溫家寶過去一兩年發表的強有力言論產生衝擊波,民眾議論紛紛,其政敵更是虎視眈眈,要上下求索找到其破綻。溫雲鬆聚斂財富的動靜如此之大,必然成為眾矢之的。嚴重影響其父親的聲譽。

  有人認為,這是溫雲鬆看到了溫家寶下台在即,果斷收手,以防不測。也有人認為,溫雲鬆不可能完全放棄如此之大的一筆財富,玩弄的不過是以退為進的策略而已。知情人士稱,雖然溫雲鬆在公開層麵切斷了與新天域資本的聯係,但他仍有錢投在該基金中,並將繼續在幕後參與。

  不成想,彭博社一篇溫家財富的報導,又把溫家置於風頭浪尖之上。

发表于 2014-6-3 02:2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龙种繁衍出来的跳蚤大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18 05:30 , Processed in 0.10199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