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12|回复: 45

[分享] 朱熹《武林》诗讨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13 16: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朱熹《武林》诗讨论



        朱熹《武林》 云“春风不放桃花笑,阴雨能生客子愁。只我无心可愁得,西湖风月弄扁舟”。(朱文公文集》卷10)


           好个  " 只我无心可愁得" !亦傲亦禅乎?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5 收起 理由
悟空小姐我 + 1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1-11-13 19: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周先生为什么会觉得傲呢?“无心”的境界,恰恰是众生平等啊。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3 23: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悟空小姐:
  如他在《朱子语类》说:“道者(指理学之道)文(文句)之根本,文者道之枝叶。惟其根本乎道,所以发之于文皆道也。三代圣贤文章,皆从此心写出,文便是道。今东坡之言曰:‘吾所谓文,必与道俱。’则文自文而道自道,待作文时,旋去讨个道来入放里面,此是他大病处。” 朱熹又说:“今人所以事事作得不好者,缘不识之故。只如个诗,举世之人尽命去奔做,只是无一个人做得成诗,……做得精者,也是他心虚理明”。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3 23: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1-11-13 19:55
周先生为什么会觉得傲呢?“无心”的境界,恰恰是众生平等啊。

是呀!“无心”的境界,恰恰是众生平等——朱熹可有心计哩!为了出名,他抬曾为帝王师的程颐为祖师爷,而——朱熹将《大学》、《中庸》从《礼记》里选出,和《论语》、《孟子》集注为一体,名为《四书章句集注》(简称“四书”或“四书章句”)。《四书章句集注•大学》在还没有展示原本《大学》的正文时,就以正文开章明义的形式写道:“子程子曰:《大学》,孔氏之遗书…”——把他的祖师程颐凌驾于孔子之上,十分尊敬地称程颐为“子程子”(程老老师爷),而对孔子就不那么礼貌了——“孔氏”是泛称。
发表于 2011-11-13 23:46: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还要周先生进一步指教呢,我读书不够。不过理学的确是二程开拓的,天理二字,程颢就非常明白地说,是他自己体悟出来的。可是理学也是对孔子儒家的发展啊,称为新儒家的,不可能臧否孔子吧。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6 21:4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1-11-13 23:46
还要周先生进一步指教呢,我读书不够。不过理学的确是二程开拓的,天理二字,程颢就非常明白地说,是他自己 ...

悟空小姐:

       "理学的确是二程开拓的"不对。正如《中国历代大儒.理学鼻祖周敦颐》一文所说:“……总之,在周敦颐看来,‘无极’才是宇宙的最初根源,而朱熹却认为‘太极’(理)就是宇宙的最初根源。朱熹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周敦颐,其目的是为自己的宇宙发生论张目。”

   对于理学鼻祖周敦颐夫子二百余字的,有“宋理学之宗祖”之称的《大极图说》,朱熹予以“校定”时,也为他自己所用的改了,把原著“无极而生太极”的“生”去掉,解释说:“无极而太极”,即“无形而有理”。如此,无极也就不具有“生”的意义,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太极”的无形附属。

   周敦颐夫子原著里根本没有一个“理”字!况且原著的“无极”,是宇宙——自然——人——道德——的世界观之根本;是从“有”开始的,是“混沌初开”的实体,并非朱熹说的“无形”。朱熹这种将有变无的侵犯著作权的作法,不但使理学偏向于空谈,而且给后世的易学研究造成误区。如易学名人张延生2005年出的《易学入门》一书中《太极的某些概念》说:“在儒家必读的易学著作中,是没有‘无极’状态这种概念和说法的。但是根据现代科学的研究,认为物质世界中,的确存在着‘无极’状态。即所谓的‘混沌状态’和‘模糊状态’。”

    《中国历代大儒》系集体著作,近千页,1997年2次印刷;吉林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6 21: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1-11-13 23:46
还要周先生进一步指教呢,我读书不够。不过理学的确是二程开拓的,天理二字,程颢就非常明白地说,是他自己 ...

二程都在理学鼻祖周敦颐教导下读过书。如——濂溪先生的学说可见不到“革尽人欲”才能“复尽天理”,“天理人欲,不容并立”的意思哟!其《通書.聖學第二十》议“欲”为——「聖可學乎?」曰:「可。」曰:「有要乎?」曰:「有。」「請聞焉。」曰:「一為要。一者無欲也,無欲則靜虛、動直。靜虛則明,明則通;動直則公,公則溥。明通公溥,庶矣乎!」——当然,此说很玄,只有对易经、老子、庄子,这“三玄”之学有所了解的人更容易理解;不过,从《宋元学案》上,我们可以看到濂溪先生毫无“天理人欲,不容并立”之意:“濂溪善于启发人。程明道(程颢)曾说:‘我十六七岁时喜欢骑马打猎,在见了周茂叔(周敦颐;濂溪先生)后,便自己认为再也不会喜欢打猎了。茂叔说:‘哪有这样容易,只是这心潜隐未发而已,他日一旦萌发起来,便会和以前一样。’十二年后,我又见到人在打猎,心中很自然地便高兴起来,才知道这种嗜好之心仍未消除”由此可见,濂溪先生对人性的体会是深刻入微的,绝不提倡“革尽人欲”。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6 22: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1-11-13 23:46
还要周先生进一步指教呢,我读书不够。不过理学的确是二程开拓的,天理二字,程颢就非常明白地说,是他自己 ...

“天理二字,程颢就非常明白地说,是他自己体悟出来的。”对于他的这个体悟,在历代异议程朱理学的文人心目中似乎算不了什么;南怀瑾先生大有异议。
发表于 2011-11-17 00: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周诗淳 发表于 2011-11-16 21:48
悟空小姐:

       "理学的确是二程开拓的"不对。正如《中国历代大儒.理学鼻祖周敦颐》一文所说:“…… ...

周先生好!

朱熹是一个集大成者,理学的奠基有北宋五子,并不单单是二程或者周敦颐,这个说起来话很长。因为您前面提到朱熹因为“心计”而对二程抱了什么态度,我就那么回答了一下。

您无极和太极的解释我不太接受哦。您引用的那本书,我也不太同意他的观点。无极和太极不是说“先”和“后”的关系,也不是附属的,它们是一体的,“本体”的,如果非要说有附属,恰好是太极在附属无极。比如说大海上掀起了浪花,浪花还是属于大海的。但是我们可能看不到大海,而只是看到浪花。这里的说法,是类似于六祖慧能说的:前念不生后念不灭。有一个作家将慧能的这个说法解释为文学修辞的互文,这是非常误人的。而这句话又正好是在讲即心即佛,这句话其实就是不生不灭,而又生生灭灭。这是禅宗非常活泼的一面。禅宗并不是说心如止水,而是心如莲花。这个作家的思维是被阻滞在有一个“先”、有一个“后”的常识思维中了。我们人是有时间观念的,但这个恰恰是超越时间的。并不是说“有”了,然后作为本体的"无"就消失了,老子说有生于无,虽然“有”继续“有”下去,但“无”并不就是完成了它的任务,它在时间上就消失了,它作为本体和原因,永远都在的。我们人看得到的“有”可能是以我们的能力看得到的有,但”无“还是它在一起的。周先生喜欢讲科学,科学上的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的超高速,就颠倒”因果“(这个词用的是现代科学和我们常识上的意思,不是佛教说的因果的意思),大约就是这个意思。
二程兄弟也谈过这个”先后“问题的。
这方面我还说不清楚,请周先生谅解。只是不同意您的意见,略作陈述。还有我最大的问题就是背不下原著,又不愿意去翻书,所以辩论的时候呢,只能凭借印象,非常抱歉哦。

唉唉,要好好背书啊。

程颐讲性即理,人有善恶的不同,是气禀不同。气有清气和浊气。因此又分天理之性和气质之性,去掉人的杂质,才能澄清,与天理相合。朱熹后来也糅合张载的气论,讲气质之性和天理之性,等等。
另外,朱熹并不空谈的,他倒是提倡格物致知。今日格一物明日格一物,豁然开朗。他和陆九渊有学术上的争论,倒是在反对陆九渊的空谈,他觉得陆九渊空谈,像是释老一样口气很大。

我主要是觉得对古人,不应该菲薄他们。每一个人每走一步,都很不容易啊,都经过了几十、几百年啊。我感觉周先生好像对朱熹有很多意见啊!为什么呢?朱熹很厉害的啊。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7 13:5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

      很高兴与您讨论学问!
      先谈"对朱熹有很多意见" ——梁漱溟先生说“孔子的生活态度是‘绝对乐的生活’”,“一般宗教荒谬不通种种毛病,他都没有,此其高明过人远矣”;程朱理学却悖离孔孟之道,不尊重人的生物性——孔孟之道认为“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程朱理学却将王道“三纲”发展到禁止寡妇再嫁,说什么“饿死事小,失节事极大”。(《二程遗书》,卷二十二)腐儒们并将此说扩展成愚忠的格言,致使中国人传统的奴性 、愚忠、苟安……导致封建社会的漫长,极权统治的延伸。如:
      当今十余名教授为多呼吸些新鲜空气,竟带着学生向官吏跪求……

    孔孟之道教我们仁慈、博爱、礼乐,过和谐的生活,讲吃讲穿讲玩;《论语•乡党》就是讲吃讲穿的代表篇。如“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程朱理学却主张“存天理,灭人欲”。朱熹的“天理”,主要是指“三纲五常”。但朱熹的《朱子语类•卷三》又有“饥食者,天理也。要求美味,人欲也”的解释。该书卷十三又说:“革尽人欲”才能“复尽天理”;他又在《四书集注•孟子•滕文公上》说“天理人欲,不容并立”。这,与他的程老老师爷兄弟二人的“蔽于人欲,则忘天理也!”(《二程遗书卷十一)十分吻合。
     程朱理学的“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将人想吃美味、寡妇想再嫁这样天经地义的事情都否定了,还有什么天理?还“存”什么“天理”?还奢谈什么“仁”!他们所谓的天理,无非是对皇帝的“忠”“义”。他们认为对于皇帝的忠心,是天下最大的义,时时刻刻都不能忽略—— “此天下之大义,不可须臾少忽也!”(《朱文公文集》)

    孔子说:“仁者爱人”。用程朱理学治理天下的政治,是怎样的提倡“仁”“爱”呢——“明清两代贞节牌坊遍布全国城乡”,至今还可以在安徽歙县见识贞节牌坊群.
      在我的家乡四川隆昌县,可以见识“多人同坊”的“孝节总坊”。仅从咸丰五年到光绪四年这二十三年间,隆昌就有348名女子“荣登”青石牌坊。其中年龄最大的36岁,最小的16岁,而20-30岁之间的青春女子竟达320名。受皇帝圣旨表彰的节妇如果偷情,就要冒“失节事极大”的险去玩命。仅咸丰五年,隆昌县就记载了12起寡妇偷情“案”,他们几乎都被捆绑沉水溺死!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7 14:0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讲程朱理学之不合情理:
    朱熹还将《大学》的“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恣意发挥,强调“格物致知”:“今日格一件,明日格一件,积习既多,然后脱然有贯通处”;“一旦豁然贯通焉,则众物之表里精粗无不到,而吾心之全体大用无不明矣”。似乎到“一旦豁然贯通”时就具有通晓一切事物的绝对大智慧了。
     请注意!朱熹强调“格物致知”,“今日格一件,明日格一件”的“物”,不是一般的物。他的《文集》里解释“格物致知”的具体内容是:“穷天理,明人伦,讲圣言,通事故”。他特别申明:“兀然存心乎草木、器用之间,此何学问?如此而望有所得,是炊沙而欲成饭也!”也就是说,“草木、器用”等自然科学算不上学问。是“沙.”,当不了“饭”吃。(对于如此谬论之危害分析,请见后文《程朱理学有损“成功智力”》)
    更不可理喻的是:程朱理学格物致知的目的不在于对事物的具体运用,只要求“致知在格物,物来则知起,物过付物;不役其知,则意诚不动”。怪了!“不役其知”,“格物”来干啥?“不役其知”的“格物”,那只是“物来则知起”,对物的被动性注意,就事论事的“穷其理”,而不是带着为用而“致知”的目的去观察事物,进行相关思考。如此,哪里可能“一旦豁然贯通”?程朱的这种怪异思想,是受了《老子》“道常无为而无不为”的影响,是要效法禅宗六祖那种“旗动心不动”,知物而不为物所累的非凡境界,想获大彻大悟的智慧。难怪程颐临死还坚持说“道著用,便不是。”对于这样不切合生活实际情况的程朱理学,只有作为哲学来研究还差不多!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7 14: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千万别以为我轻视禅宗六祖和佛教的其他 ——如净宗、密宗……
   孔孟儒学使我学到了怎样做人;心理学有助于我努力做成功的人;佛教使我看到了其他学科的不足——切勿忽视宗教对人的精神安抚作用!世界著名心理学家荣格在《心理治疗者与牧师》一文指出:“宗教便是治疗心理疾病的组织,特别是人类两种最伟大的宗教——基督教与佛教。”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7 15: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110549-00026.jpg

009 - 副本.JPG

014 - 副本.JPG

这是隆昌县的两座节孝总坊。中间那张图片的周宗儒妻郭氏,就是我的祖先“荣登”皇帝老儿圣恩准建的青石牌坊之见证。
发表于 2011-11-17 21: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周诗淳 发表于 2011-11-17 13:55
悟空小姐:

      很高兴与您讨论学问!

二程的天理人欲的观点,有近代康德的道德观与其相似,会强调一种普遍性,也就是人人都要去遵守的,但是人们老是把他讨论寡妇的事情提出来,这个也蛮奇怪蛮有趣的。他提倡,也未必就执行了。寡妇偷情被“法办”了,可是寡妇出事故,也层出不穷。还有,祥林嫂还被婆家卖过一回呢。

中国古代女人没有独立性,是靠婚姻解决经济的。另外,中国古代女人作为夫人的地位又是非常高的,可是如果想改嫁,或者说娘家很硬,回娘家以后再嫁,也是很容易的吧。前两天偶然看到的一篇文章,讲岳云和岳雷的母亲。岳飞在前线打战的时候,他的夫人在后方抛下婆婆和幼儿改嫁。岳飞还蛮好的一个男人。大约好男人,杜甫是一个。岳飞是另一个。古代中国男人三妻四妾,然后树倒猢狲散,女人各自寻归宿,好像例子也很多。甚至皇妃易嫁,也有的。

这类寡妇或者女人多次易嫁的例子,基本上有很多正面例子也有很多反面例子,所以不是一个触及到根本的问题。女人的地位的没有独立性,和男人缺乏独立性是一回事儿,都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衍生问题。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孔子就固定下来的,孔子的乐,未必北宋五子就不知道。孔子也说一箪食一瓢饮的颜回乐处。

王阳明起初格物的,格竹子,生病了,后来转向了心学。

另外,二程根本不否定人欲的。他们说的是,人欲与天理的合一。

朱熹的格物致知、月印万川和理一分殊,
发表于 2011-11-17 21:2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朱熹尊德性道问学,他追究学问的精致,比如他反对陆九渊就是太空疏了,陆九渊讲发明本心嘛。但是朱熹的尊德性其实就是发明本心。世间只有一个li理,是至善的,是太极,理一分殊,并不是各个物各有一个理,但是所用不同,在君有君的理,在臣有臣的理,他打了一个比方,就好像月印万川。
发表于 2011-11-17 21:3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儒家没有属于近代西方科学的知识论的,连古希腊那种纯粹的科学也没有。儒家的东西就是讲德,明明德,然后德如何在社会人伦关系的各个位置上体现和运用。
道家后来发展到道教,为了炼丹,还搞点小实验,但是比起基督教的那种,还是差很远。

但是中国也有科学、农学什么的,比如《天工开物》《考务记》这些书就是讲这些的。但是中国古代对于如何让人们的生活更加方便,似乎没有近代西方人那种浓厚的兴趣。比如说,斯宾诺莎,哲学家,家里很有钱,他不要,他要去磨镜片为生,他研究这个东西,还带给人们方便。我有一本他的书,他就画图研究屈光什么的。
发表于 2011-11-17 21:49:09 | 显示全部楼层
要说中国文化错,根本的问题不是说程朱理学有什么问题,要有问题,根本就是从源头,所谓的轴心时代就开始错了。但是诸子百家,也就是当时的言论有一百家吧,并不是只有孔子一个。中国历史发展下来,儒释道互补,适应着中国的高度中央集权。要抛弃中国这个社会,就是释道,不抛弃,要融入这个社会,就是儒家。这种高度的中央集权又是一种农业社会。人伦常理的范围划分得很清楚,各尽其职,各尽其责。大家都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是孟子说的人人皆尧舜的境界和社会环境。所谓的成圣为王,并不是常识想象的霸道,只讲权力,而恰恰是讲责任。可是如果大家都有问题,那就各在其位上发挥极权手段,不讲责任,只讲权力。

清朝统治中国,它也没有带来什么新文化,就是按照儒家的治国方略做。高度集权的农业社会,大约也就只能这样。你不能说,一看到近代西方好,哎呀,中国的历史都是一片垃圾,要去找一个谁的责任。这是时空错乱了。西方启蒙运动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非常羡慕中国文化呢。但是他们发展得太快了,进入了现代。中国自己的文化没有发展出来这个东西,君权思想太严重(也就是奴性思想太严重)。现在也是这样的。现在还动不动下跪呢。
中国现在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工业国家,做不到。
发表于 2011-11-17 21:54:54 | 显示全部楼层
费正清研究,为什么中国的商人不能独立为一个力量,老是依附官府或者王权。这个问题和李约瑟的中国为什么没有产生近代科学大约类似吧。
这些问题如果发生了,那么《天工开物》和《考务记》等等这类讲技术和科学知识的书,就会触成近代科学体系的发生吧。但是没有。诸子百家、以及后来历代中国学问家,有这种萌芽的,比如有那种类似阿基米德或者培根这样的人才吗?有的吧。
发表于 2011-11-17 22: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做不出西方的知识系统,不过学来就行了呗。佛教传入中国,花了几百年时间呢。佛经翻译从汉明帝开始,一直到唐朝。基督教进入中国是不太顺利的。不过科学应该不成问题吧,大家都在用电脑了啊,都在纪念乔布斯。用了一百年的时间,西方的工业系统、军事系统多少学得像了。不过农民还是农民。

周先生,这个是对您提到朱熹的“自然科学观”(其实中国古代根本没有这些意识),我突然胡思乱想的感发,还望原谅。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8 14: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1-11-17 22:05
中国做不出西方的知识系统,不过学来就行了呗。佛教传入中国,花了几百年时间呢。佛经翻译从汉明帝开始,一 ...


悟空小姐:
        哈!哈!
     我难以全部应对您的意识流;仅说几点您的大误会:

         一、首先向您解释一下大家最反感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 见于《论语•颜渊第十二》 :“ 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得而食诸?’” ( “……孔子回答说:‘君要像君的样子,臣要像臣的样子,父要像父的样子,子要像子的样子’ 。齐景公说:‘好呀!果真是君不像君,臣不像臣,父不像父,子不像子,虽然有粮食,我能得到而享受吗?’” )
    可是史上,到董仲舒那里就大变了!他想汉武帝所想,把孔孟之道的精髓“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老百姓最重要,国家次要;领袖不重要”)抛在一边,异解孔子对礼节而言的“君要像君的样子,臣要像臣的样子,父要像父的样子,子要像子的样子”及孟子对和谐社会关系而言的“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 ,把它们变成了“王道三纲”——“三纲,谓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他这种做法,显然是法家韩非的“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三者顺则天下治,三者逆则天下乱——此天下之常道也”——董仲舒将政治法则与人伦关系构建于自然(天道),说“天为君而覆露之,地为臣而持载之……阳为夫而生之,阴为妇而助之……王道三纲可求于天”;根据“天人感应”学说,利用阴阳五行学说中万事万物以阴阳五行归类来演绎事物的方法,说什么“王者配天”,将皇帝归类为“天”——是理所当然的“天子”。因此,“一国之君……至贵无敌”。
    董仲舒说“功成事就,归德于上,所以致义”(《春秋繁露•天地之行》);朱熹进一步奴化一切成就归功于皇上的“义”,说“臣子无说君父不是的道理,此便见得君臣之义处”(《朱子语类》卷十) 。然而孔孟之道不是这样的——孟子与董、朱的观点大相径庭,他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为腹心;君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他还主张君王要像周文王那样将皇家园林与民众共享,说:“王与百姓同乐,则王矣!”(《孟子•梁惠王下》);
   其实, 孔孟之道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为了规范人的社会、家庭礼节行为,而不是要人愚忠……;当今世界各国,亦无不在“等级制度的既成框架下,规范人的行为”。要不,国际和国内重大的会议、外交场所上……岂不乱套?岂不成为娱乐厅、市场……要不,一个家庭不分老少……岂不乱套?
    董仲舒说:“下事上(“上”,指皇帝)如地事天也,可谓大忠矣”,“心止于一忠者,谓之忠。持二忠者,谓之患。”;朱熹说:“臣之于君,竭其忠诚”,“此天下之大义,不可须臾少忽也!”。而孔子说的却是:“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 “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与之比。”(君子对于天下的事情,没有规定要怎样干,没有规定不怎么干,只要与道义并肩就行了。)而为这道义所干的事,绝不能“功不至于百姓”。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8 14:4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周诗淳 于 2011-11-18 14:50 编辑

二、王阳明"格竹":

      “后来明代王阳明也攻击了朱子的格物方法。阳明说:‘众人只说格物要依晦翁,何曾把他的说去用。我着实曾用来。初年与钱友同论做圣贤要格天下之物,因指亭前竹子,令去格看。钱子早夜去穷格竹子的道理,竭其心思,至于三日,便致劳神成疾。当初他是精力不足,某因自去穷格,早夜不得其理,到七日亦以劳思致疾。遂相与叹,圣贤是做不得的,无他大力量去格物了!’王阳明这样挖苦朱子的方法,虽然太刻薄一点,其实是很切实的批评。”

                       (请见《胡适精品集 问题与主义》第368页;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8 15: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朝统治中国,它也没有带来什么新文化,就是按照儒家的治国方略做。”:

   " 儒家的治国方略"是——孔孟之道的“民为贵”是“基于人类生命的认识而来
    《论语•颜渊》子贡向孔子问政说:“粮食充足、军备充足,人民信任政府,”如“迫不得已要放弃,在这三项里哪项先?”孔子回答:“放弃军备”(“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必不得己而去,于斯三者何先?”——“去兵”。不过,孔子并非反对备战。他说:“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即使对于个人的生命,孔子也是十分珍爱的,他因为当时用活人殉葬的事非常生气,于是骂道:“最初制作假人陪葬的人,(引发了后人用真人陪葬的做法)他应该断子绝孙吧!”(“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孟子》一书的第一篇,孟子就引用了孔子的“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来说明老百姓生命的珍贵。
孔子又说:“不居住在动乱的国家”,以免生命受到威胁(“乱邦不居”);孟子继承他的思想说:“杀害无辜的老百姓,读书人就可以离开他的国家。”(“无罪而戮民,则士可以徙。”)再如孟子对梁惠王说:“路上有饿死的人你不知道开仓救济,老百姓死了,竟然说:‘不是我的罪呀!是年辰不好的缘故哟!’这样何异于拿刀把人杀了却说:‘不是我杀的呀!是武器杀的呀!’”(“途有饿莩而不知发,人死,则曰:‘非我也,岁也!’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孟子又在回答梁襄王“谁能统一天下”的问题时说:“不轻易杀人的国君就能统一天下”(“不嗜杀人者能一之”)。这些,充分表明了孔孟之道把人民的生命看得比国家、君主都重要;现在说“爱是没有国界的”、“和谐地球村”,也就是孔孟之道的“大同”思想。


   有的知识分子以为“历史进步了” ,只有当代文明的人士才知道主张“改良” ,反对“取而代之”式的“革命运动” ;反对无原则的忠于领袖……。其实 ,几千年前的孟子就感悟出以战争夺取政权的不仁——“行一不义,杀一无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 ;认为冤冤相报的仇杀下去,等于自己杀自己的亲人—— “ 吾今而后知杀人亲之重也。杀人之父,人亦杀其父;杀人之兄,人亦杀其兄。然则非自杀之也,一间耳!”(《孟 子•尽心下》)
    孟子思想远远领先于他的时代!他对于是否处死某人,竟提出了颇具民主色彩的判决方式:“左右皆曰可杀,勿听;诸大夫皆曰可杀,勿听;国人皆曰可杀,然后察之;见可杀焉,然后杀之。故曰,国人杀之也。如此,然后可以为民父母。”(孟子•梁惠王下》)这,不是陪审团式的民主判决吗?这,不是与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相抵触吗?这,不是在反对“借经复辟”吗——与党人所谓“领袖的指示就等于圣旨” 的现代封建主义思潮格格不入吧?

     “清朝统治中国,它也没有带来什么新文化”,是怎样“按照儒家的治国方略做”的呢?

     博学的康熙皇帝明明知道孔夫子的“我欲载之空言,不如见之于行事之深切著明”是真理,并且对他的近臣张书玉说:“理学名目,彼此辩论,而言行不符者甚多。若不居讲学名,而行事允合,此即真理学也。”然而,他却看上了“臣之于君,竭其忠诚”、“忠孝二字,此天下之大义,不可须臾少忽”及“格物致知”而“不役其知”等理论,为皇室利益而师心自用,仅以做忠臣、良民、迂夫子、书呆子的“理学”来对待全民教育,因此对朱熹讲学而著名的岳麓书院颁赐了“学达性天”匾额,并下圣旨用程朱那一套来“施诸政事,验诸日用”,化旧民为“新民”,以顺服清庭,从而实现他子子孙孙都当皇帝的私心。为了更好规范天下人的思想,康熙还下圣旨让朱熹的泥身在天下所有的孔庙(文庙)享受特殊待遇。乾隆还说“我圣祖将朱子升配十哲之列,,天下士子莫不奉为准绳。”(朱子即朱熹)然而事与愿违,清朝用了程朱理学作为教育与“科举”的法定教材、标准答案后,反而江山日衰、不得昌盛。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8 15: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周诗淳 于 2011-11-18 15:37 编辑

]四、对"费正清研究,为什么中国的商人不能独立为一个力量,老是依附官府或者王权。这个问题和李约瑟的中国为什么没有产生近代科学大约类似吧。"之感想:


       可叹皇帝们用程朱理学作为教育与“科举”的法定教材,将朱熹作为读书人“最为尊崇”的榜样——说几个典型:
    古今中外盛誉孔孟之道的人极多,但是真正理解的人很少,曲解的人却很多。如精通程朱理学的“大儒”方孝孺,因为一再反对明成祖朱棣篡夺其侄儿明惠帝朱允炆的皇位,不顾朱棣对他的严厉警告:“再反对,就杀你十族——加上你的学生和朋友就是十族!”。可是愚忠“真命天子”的方孝孺却偏要硬顶朱棣,至使847人陪他这个“大儒”无辜死去。
    孔子告诫士人“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与?”,“以道事君,不可则止”;愚忠之士则只知“忠”而不识“道”,奉信“自古忠孝不可两全”,因此可以为“尽忠”而不仁、不义、不孝……。真是迂腐!为什么不可以像孔子对待阳货那样巧妙周旋——实在摆不脱朱棣的威逼,仅一人殉死而已,何必要愚忠用事,连累大家去死。
    理学家们经常把孔子的“仁者爱人”挂在口上,可是一个“忠”字,却抵去了“仁、义、孝、礼、信、智”——你方孝孺一人要牵连十族的人去死,征得847人的同意了吗!?
    对于这个“国家不就是朱家的天下”都没看透的人,明清大儒黄宗羲却将其愚忠的事迹编入了他的《明儒学案》,彰扬他的“忠烈”,而只字不提847条人命的无辜消逝。这,不是对“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悖离吗?这只是历史上愚忠的典型例子之一。又如武将岳飞,也没有读懂“民为贵”,没有读懂孔子的“大臣者,以道侍君,不可则止”。
    岳飞不知“精忠报国”是报祖国,而不是报“值班”皇帝的国——没有挥军直捣黄龙府,迎回徽、钦二帝,维持百姓久盼的安定,却放弃即将取得的胜利,班师回京,白受“莫须有”而冤死!在他的心目中,值班黄帝就是“真命天子”,对值班皇帝的忠诚应该高于一切。殊不知为他御笔亲书“精忠岳飞”,还下旨将这几个字织在旗上的宋高宗,怕他迎回徽、钦,自己会失去皇位,于是让秦桧将他处死。其实,跪在岳飞墓前的铁人应有宋高宗。对这段历史,人们总是在忠与奸上做文章,就想不到那皇帝的不义、阴毒——难怪历代皇帝都要“独尊”董仲舒等“大儒”的变种儒术:“忠”。回顾历朝历代忠于君父而死的人,有很多人的死,的确是“功不至于百姓”。如袁崇焕的死——理学的愚忠,使他们把“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古训都忘了!
     明朝对理学起到了“承先启后”作用的“理学殿军”刘宗周,也是理学误国的典型人物。在明崇祯皇帝处于天下大乱,万般无赖之下,准备让传教士汤若望制造先进火器时,他竟然坚决反对,说什么“今日不恃人而恃器,国威所以愈顿也”,“火器终无益于成败之数”;还主张将夷人(外国人)汤若望“放还本国,以永绝异端之根”。
    孔孟之道教我们“学而时习之”、“笃行”,程朱理学却强调“不役其知”。孔子说:“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刘宗周这种做法与孔子的思想差别太远了。在明朝江山已经摇摇欲坠的时候,他却不会分析政治军事形势,还死抱理学谬论不放,说什么“今天下非无才之患,而无本心之患”,“人便是圣人之人,圣人却人人可做。”后来明朝彻底垮台了,不识时务的他,甘愿做愚忠朱家王朝的殉葬品、绝食而亡。如此,只乐君王,与民何益?!
    中国历史上诸如刘宗周之类的文武大臣,总是把国与君连在一起来考虑皇室的利益和安危,就不知道把国与民连在一起来考虑普天下人的利益和安危,这,当然是愚忠教育的结果。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国家,是天下人的国家。像他们这样愚忠皇家,还说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续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他们如此殉节而亡,真是“功不至于百姓”,对于天下太平毫无贡献,死得不值!
    世界文化科技史上著名的英国李约瑟博士著《中国古代科学史》时,“有一疑惑不解:即中国自古以来科学技术水平均领跑于世界,但到了近代中国落后了。中国的精英、中华民族的智慧到哪里去了呢?”——李约瑟博士如果知道明崇祯皇帝听了“理学殿军”刘宗周的瞎话,就不会疑惑了。
发表于 2011-11-18 17:36:3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周先生赐教!要加一个精才行哦。
发表于 2011-11-18 17:4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孔子本来是不语怪力乱神的,不过人总是有形而上冲动的,后世的儒学逐渐加入了宇宙论、本体论,并且越做越精致了。太过精致,就会感觉到窒息。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8 19: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1-11-18 17:49
孔子本来是不语怪力乱神的,不过人总是有形而上冲动的,后世的儒学逐渐加入了宇宙论、本体论,并且越做越精 ...

悟空小姐:

     谢谢您为敝文加精!

    人们说“孔子不语怪、力、乱、神”。
   “不语”—— 孔夫子并非不信其有。
    孔夫子说:“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智)矣。”——他觉得生活在衣、食、住、行,基本过得去的礼、法世界里,大家只要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人不知而不愠”的修养办事,就可以获得基本宁静的生活。如果让鬼、神、巫,左右了人们的思想行为,礼、乐……岂不乱套?
    从孔子自身的文化修养,“发愤忘食,乐以忘忧” 的治学精神来看,孔子“不语”,并不等于不涉猎与研究神秘学。如《论语•子路》一文上,孔子说学巫医无志者不占卜,并非孔子不占(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善夫!”;“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子曰:“不占而已矣。”)——不是孔子“不占而已矣。”
    孔子在《易经•系辞传》中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司马迁的《史记》中,把日月星辰等天体变化情况与国家兴衰、社会治乱等大事件进行了吉凶对应……

    清朝大学者纪晓岚主编《四库全书》好生了得。他退休以后,不愿干那著作等身的事,却又“不喜以心性空谈,标榜门户”做于世无益的“儒学”(程朱理学)家,也不好“诗坛酒社,夸名风流”,而将“前因后果验无差”的怪异之事记录下来,集成一本《阅微草堂笔记》——旨在使人“归于醇正”。因为该书属稗文野史,故不必像写正史那样顾这忌那,甚至编造故事。所以,该书写起来是非常认真的。

   该书的《滦阳消夏录四•三十六》对“回煞”的事说得具体:
   人的死,如按儒学的人所说,只是魂升魄降而已。又像佛家的论说,鬼也被弄入阴间登记管理,不能再回到人世了呀!但是,世人有回煞〖即人死后的初期,灵魂会被阴吏押解,回到其去世之处观看〗的说法;平庸普通的道士还有一种书,能够预知死了的人的灵魂回到人世的日子、时刻,和他所去的方向。这也荒诞妄说到了极点吧?但是,我曾经在隔院的楼窗里,远看它〖灵魂〗离去:好似一道白烟,从烟囱里出来,冉冉向西南方向消失,与道士所推测的时刻、方向无一点差错。我曾经两次亲手用钥匙开门,观察我事先布置了灰的地方,发现灰上的手迹和足迹,好像和死者活着时一模一样;死者所有的亲戚都能辨认——这又怎么解释呢?……这里面必然有道理,只是人们不知道罢了。宋朝的儒学家对于“理学”不能解释的事情,都主观臆断它不存在,不是胶柱鼓瑟吗?)——译文参考《古代文史名选译丛书.阅微草堂笔记选译》。
    (人之死也,如儒者之论,则魂升魄降已耳。即如佛氏之论,鬼亦收录于冥司,不能再至人世也。而世有回煞之说,庸俗术士,又有一书,能先知其日辰时刻与所去之方向,此亦诞妄之至矣——然余尝于隔院楼窗中,遥见其去,如白烟一道,出于灶突之中,冉冉向西南而没,与所推时刻方向无一差也。又尝两次手自启钥,谛视布灰之处,手迹足迹,宛然与生时无二,所亲皆能辨识之。……其中必有理焉,但人不能知耳。宋儒于理不可解者,皆臆断以为无是事,毋乃胶柱鼓瑟乎?)

    对于“回煞”之说,“家训之祖”的《颜氏家训》里也有记载——古籍里类事的记载不少。
    可以说,西藏按活佛的遗嘱寻找转世灵童的“神秘”是众所周之的——对于佛教,爱因斯坦说:“任何宗教如果有可以和现代科学共依共存的,那就是佛教”;“未来的宗教将是宇宙的宗教,它应当超越个人化的神,避免教条和神学,涵盖自然和精神方面,它的根基应建立在某种宗教意识之上,这种宗教意识的来源,是在把所有自然的和精神的事物作为一个有意义的整体来经历时得到的体验,佛教正是以上所描述的那种宗教”;“没有宗教的科学是跛子,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瞎子”;“佛教是一切科学的原动力”。
    西方圣哲苏格拉底也认识到人类神秘现象的客观存在:“人并不是凭智慧,而是凭一种天才和灵性;他们像占卦卜课似的,说了许多很好的东西,但并不懂得究竟是什么意思。”
   大学问家荣格认为但丁的《神曲》是“梦幻般的作品”,非他个人的知识所能写出来的——有趣的是:《神曲》上的天堂、地狱的情况与中国的基本相同;因为但丁的老师人品很好,本不该入地狱,但是由于他给人们占星(算命预测)太多、太认真,以致破坏了生态平衡,才受到如此惩罚。这,与中国预测界的高手替人看风水、算命,太认真……因此“泄露天机,为鬼神所恨”,“自己要吃亏”的说法极似。这,正如古代曾在南梁、北齐、北周为官,任隋朝学士等职,见多识广的颜之推在他的《颜氏家训•杂艺第十七》所说:“……‘解阴阳者,为鬼所嫉;坎禀贫穷,多不称泰。’吾观近古以来,尤精妙者唯京房、管辂、郭璞耳;皆无官位,多或罹灾——此言令人益信。”
发表于 2011-11-18 20: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意思是,孔子没有像老子那样去讨论宇宙的生成变化什么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8 21:4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1-11-18 20:08
我的意思是,孔子没有像老子那样去讨论宇宙的生成变化什么的。

不好意思!我误会了。
发表于 2011-11-18 23: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悟空小姐我 于 2011-11-18 23:36 编辑

也对的,《阅微草堂笔记》我也看的,感觉比蒲松龄的东西滲人。

我想起孔子说的,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未知周先生如何解读的呢?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9 20: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周诗淳 于 2011-11-24 19:59 编辑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1-11-18 23:36
也对的,《阅微草堂笔记》我也看的,感觉比蒲松龄的东西滲人。

我想起孔子说的,天何言哉, ...


悟空小姐:

    请容我先将“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与《 中庸》:[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联系起来想想再说。

   《阅微草堂笔记》比蒲松龄的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9-23 09:58 , Processed in 0.16594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