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0|回复: 0

[转帖] 中华知识分子的“政治幼稚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21 23:4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位国内网友来信,就“8平方事件”发了一通牢骚。乍一看,似乎是“小人物发了点小牢骚”,但千千万万小人物都发点这样的小牢骚,不就集合成一个大牢骚么?依据我对中国目前面临的国、内外形势的认识以及中华民族整体走向和前景的分析,作了出自内心、诚恳的解释和回答:
1989年的“8平方事件”以流血收场,确是历史的遗憾!但理性地思考,一个巴掌拍不响,任何事情都具有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回过头来,我们检讨一下知识分子在那个事件中的表现,特别是那些负有盛名的大知识分子——即大学生的导师们——当年的言论和行为,不能不说大多数人犯了“政治幼稚病”。世界上任何对抗性互动的妥善解决,都是双方斗争、谈判、让步、妥协后达成的共识,何况那么巨大湍急的政治斗争漩涡!但是,当年几乎没有一个权威导师劝慰学生提出具体的民主诉求,采取“有理、有利、有节”的谈判策略,在获得阶段性成果后适可而止。许多“导师”发表充满愤激的演说和文章,或明或暗鼓动学生猛冲猛打,闹街头政治,百万人潮集结天安门广场弥久不散,致使政府无法正常运作,社会几近瘫痪……必然地逼得坦克开上街头,武装清场,流血告终。
中华知识分子一贯犯有性急的“政治幼稚病”。“戊戌变法”康、梁不审时度势,怂恿光绪皇帝下密诏造反并把希望全部寄托在袁世凯这样的阴谋家身上,以致彻底失败;武昌起义成功清廷逊位宋教仁遇刺,孙中山不是理智地通过现成的国会进行斗争,而是不自量力地发动“二次革命”武装讨袁,致使共和失诸交臂。
插曲:近代史上犯“政治幼稚病”的典型当属南社大诗人柳亚子。建国初期与毛泽东几度诗词酬唱,竟昏昏然要求当“政务院总理”,“否则便回老家去隐居”……一个头脑冬烘的旧知识分子,逐鹿中原无寸功,根本不懂国计民生,政治理念不同,不懂治国操作,竟然要摘取革命胜利的硕果,颟顸到何种可爱的程度!毛泽东只好用“牢骚太盛防肠断”、“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等幽默诗句来劝慰和警醒他。
历史上众多犯“政治幼稚病”的惨痛教训,没有使广大中华知识分子觉醒,在政治斗争、民主诉求过程中文明地就事论事充分说理,分阶段、分步骤进行,而是屡屡采用过激言论和行动,把执政当局逼到不得不采取激烈措施的另一端。
叶帅的养女、《光明日报》高级记者戴晴认为:“8平方事件”打断了中国政治改革的历史进程。这个结论是具有一定道理的。当年,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三架马车”真心实意地进行改革,中南海里聚集各方面专家参与制订的改革方案,如开放言论的《新闻法》、“国家军委”(军队国家化)的预案……均已初步成型,各项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待时机成熟,改革措施就会一个一个出台……但某些自以为高明的“导师”,嫌改革的步子太慢,耐不住寂寞,“以反官倒”为幌子,或明或暗鼓动大学生闹街头政治,在86、89年掀起两波学潮。致使最高领导把学潮和某些政治、经济问题,一股脑怪罪于胡、赵两位开明的改革先锋,迫使胡、赵先后下台,政治改革嘎然而止……当年要是大家具有耐心,有问题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善意地提出建设性的意见,支持邓、胡、赵的政治改革,让改革措施一个一个顺利出台,积累至今20余年,政治改革大业不是已成气候么?折腾成今日这样的僵持局面,知识界、学界的重大负面责任推卸得了吗?这真是应验了那句古话:“欲速则不达”。事实和经验证明:在头脑发热、群盲起哄的“街头政治”中,任何智慧者都无法冷静思考,都无法制止那股汹涌澎湃的洪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朝万丈深渊奔腾而去……因此,中国不需要、也不能再闹街头政治。风波过去,一大帮“事后诸葛亮”却铺天盖地发表文章,称颂胡、赵,直到现在。请问广大知识界:胡、赵两位这么好,这么优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现实真有点像民间俗语:“有癞子嫌癞子,冇得癞子想癞子!”(现有的不知珍惜,失去了方知可贵)当年大家要是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劝慰和制止学生不要上街闹事,不要冲击政府,两位改革先锋就不至于匆匆下台,国家就会得到良性发展的机会。——面对血的教训,我们能否痛改前非,改正性急的“政治幼稚病”,变得聪明、理性、耐心一些呢?当前应该沉痛反思的是:如果再次遇到改革良机,我们应该怎样正确对待?

中华知识分子的另一“政治幼稚病”是“不懂操作”,许多人总是用理想代替现实,心急火燎地希望一蹴而就,毕其功于一役。
政治改革无比复杂、曲折,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是“普天之下第一难事”。一旦进行政改,要改变当前已达到、但不合理的平衡,必然触动方方面面的利益,必然会遇到极大的阻力。因此,要经过一个“造就改革形势和环境”的漫长时期,积蓄力量,形成舆论,酿成“天下共识”,到时候“时势造英雄”,你不想改革都不成,政治改革就会水到渠成。
中华知识分子缺乏这样的耐心。他们总是自以为是,获得学历、学位或职称后,看到一些不合理的现象,便认为一切要推倒重来。甚至幻想:如果“我上台”,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大刀阔斧施展拳脚,就会河清海晏,天下太平。这样的人如果不幸上台,必定把事情搞砸,弄得更加糟糕。
知识分子要认识到:学好“实际操作”,是任何事物取得成功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环。
以工人为例。翻开国家制订的《技术工人等级标准》,对每个级别的工人都明确规定了相应的 “应知”“应会”。“应知”是要懂得这门技艺的有关理论知识,“应会”则是在生产实践中应达到的操作水平。光有理论知识,不会操作,连技术工人都当不成,只能干粗笨活,打体力工。
又以医生为例。在医学院学了四年理论,还要临床实习一年,才能毕业。这“临床实习一年”,就是学习操作;光有理论,不会操作,是治不了病的。《黄帝内经》里那句“上工治未病”,就是把医疗看成一种与做工同样重要的技艺,不会医疗操作技艺,成不了“上工(高级医生)”。
当工人和医生,都要重视操作;人类社会的任何活动,包括社会管理,都需要重视操作;何况治理一个庞大而又复杂的国家呢?
在现实中人们看到,将一位知名教授提拔为大学校长却无法胜任,把一个优秀的运动员提升为管体育的官员却搞得一团糟,都是不会操作的结果。厘清这个道理后,所有的知识分子都应该有自知之明,不是读了几本书,具备夸夸其谈的“马谡之才”,就可以治理好一个国家的。
但知识分子轻视操作,总认为高等院校毕业,拥有“硕士”、“博士”、“导师”头衔,便自以为了不得,“自比管(仲)乐(毅)”,“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跃跃然一试牛刀,“一匡天下”。历史上这种误己误人、误国误民的教训实在太多了。

中华知识分子“政治幼稚病”的第三个表现是:下车伊始,呜哩哇啦,指手画脚,好发议论。各种派别的人,根据各自的认识水平,站在各自的立场,对事物发表自己的见解,各说各话,争论不休。为什么会出现各说各话现象呢?就是因为我们每一个人对客观事物的认知都有偏差,只看到“自己看到”的一面,甚至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那面,获得的信息有限,没有了解事实的全过程、内涵和本质。
最典型的例证是人类对“天体物理(时空)”的认识:从“地球中心”到“太阳中心”到“宇宙中心”……从“牛顿经典力学”到“爱因斯坦相对论”到目前“批驳爱因斯坦”……从“三维空间”到“六维空间”……什么“宇宙大爆炸”、“超星”、“暗物质”……高难度的专业理解使外行人望而生畏,仅仅了解几个词汇的肤浅令人齿冷。但目前这个领域提出的各种理论是正确的吗?我的猜想是:必定有错,不一定是宇宙的真实和真理,因为我们无法摆脱“地球人”的桎梏,对太空和宇宙了解得太少了。
政治领域和治理国家这样的大事,我们小老百姓了解得非常少,像“雾里看花”,信息掌握不全面,十分局限,因此不能信口雌黄,轻易下结论;也没有资格指手画脚,指责执政当局“应该应该怎么样”,“应该应该怎么做”。
但不幸的是,我们常常看到,许多幻想当“帝师”、“智囊”希望议政参政的知识分子,仅凭一时一事、片言只语,就大发不负责任的议论。那些讲话或文章,常常来势汹汹,标新立异,引经据典,文张词扬,哗众取宠,因此颇能吸引和蛊惑一些不明真相的受众与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招来一批粉丝和获得廉价的掌声,干扰了改革的大方向,造成了不良影响。
因此,所有中华有识之士都应该汲取历史的经验教训,要看到社会问题纠结缠绕的复杂,要理解政改须规避暗礁及其高度风险,要认识政改过程的艰辛和漫长,不要凭自己一时冲动或一知半解,就轻易发表耸人听闻奇谈怪论;要把握当前千载难逢的有利形势和机会,不要给执政当局制造麻烦或增添阻力,要真心实意支持改革,极具耐心地等待一小步、一小步政改措施的出台,积跬步而成千里,从而逐步实现中华民族长治久安、国强民富的宪政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9-20 12:03 , Processed in 0.12229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