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80|回复: 10

[灌水] 中国人是到了该抛弃革命思维的时候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2-21 08: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人是到了该抛弃革命思维的时候了
——写在“辛亥革命”百年之际
易春秋
革命思维可能是我们中国人最古老悠久的政治思维,从夏商周的远古到今天,革命的政治思维已经在中国人的历史中走过了将近三千多年的岁月了,以至于这种革命思维都已经沉淀为我们中国人的政治基因。而纵观这一悠远的历史长河,我们不得不把我们中国迄今为止的革命归结为一个政治行动——造反,或者说夺权,而从结果言之就是改朝换代。从传说中的夏以至于今天,这个革命思维一以贯之,迄未稍改。而中国人的历史也就几千年的如此简单的循环往复,中国人的政治生态也就几千年的原地踏步处于最原始低级的状态,21世纪的今天,相较于欧美的政治生态我们中国人的差距何止千年?!缘何?政治思维——革命思维落后也。
因此,今天我要说:必须得抛弃这个革命思维了!!
理由有四:

一、革命思维是单向思维而非双向思维。
我们中国人的革命从来都是革命者只注重自己的革命要求,而完全忽视反革命者的要求。远的不说,1949年的那场革命如果革命者如果能稍微尊重点反革命者的要求(即1946年《中华民国宪法》,也即台湾地区现行宪法,参见拙作:《历史在前进还是在倒退?—对〈中华民国宪法〉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比较后的感慨》),则中国今天的政治生态又可如何别开生面呢?!

二、革命的结果是单赢而非双赢。
我们中国人的革命胜利从来都是革命者的全面胜利和反革命者的彻底消灭,也即革命者的利益独占和反革命者的肉体消灭,就是革命者的利益最大化和反革命者的彻底被剥夺——所谓改朝换代。这是一个个血淋淋的历史现实,从帝王自戕前“若何生我家”的悲鸣到近代的千百万人头落地,我们中国人何曾知道还有一种智慧叫做“兼相爱,交相利”——妥协——讨价还价,也即双赢的利益格局?!如此,中国人革命的胜利并非革命的终点而是另一个革命的起点。

三、革命思维是一个政治错误。
我们中国人的革命胜利从来都是革命者的夺取权力而不是驯服权力——即对权力的监督和制衡。革命者胜利后迅即转型为反革命者是中国人似乎难以摆脱的宿命,归根结底就是革命思维政治上的致命缺陷——驯服权力政治理念的缺失。欧美各国的政治生态之所以进化的先进和高级,就是因为他们实现了对权力的驯服——即对权力的监督和制衡。考察古今中外的历史,通过夺取权力的革命而达到了驯服权力的政治生态的社会还未曾出现过,为什么呢?因为,驯服权力的内在政治逻辑根本排斥革命思维。驯服权力的过程是一个需要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都必须政治参与的过程,缺乏任何一方都不可能实现对权力的驯服。而且客观上或者历史的经验表明,权力者的驯服权力意识的培养和具体操作往往是实现驯服权力的关键,华盛顿和蒋经国先生的例子就是最好的明证,因此,对权力者的启蒙才应该是社会启蒙工作的重点。而革命思维排斥权力者的参与,只会“宜将剩勇追穷寇”最终导致夺取权力而不是驯服权力的政治生态。

四、革命思维排斥驯服权力的制度建设。
革命思维的天然结果就是夺取权力,夺取权力的天然结果就是独占与维护权力,这是权力独占者的必然结果。独占与维护权力的制度不可能不同,因此,中国的政治生态就是几千年的毫无变化。而驯服权力则不同,这需要制度的建设,欧美发展出了“三权分立”制度,实现了驯服权力的政治生态。但许多中国人对欧美天生不感冒,坚决排斥“三权分立”制度,那我们中国人能否建设一种完全中国人首创的驯服权力制度呢?其实,我们的祖先在战国时期还真有这样的驯服权力的理论和实践,并且取得了辉煌的业绩,那就是法家的连坐制度。(参见拙作:连坐制度——中国古代的权力监督和制衡制度)或许祖先的智慧还会给我们以启迪。而制度的建设更不可能脱离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共同政治参与。
综上所述,我们必须抛弃革命思维而培养和建立起驯服权力的社会共识,不论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
有人会说,这都是废话,或者与虎谋皮,但是,看看拒绝驯服权力的法国王室和参与驯服权力的英国王室的不同命运,权力者如果没有点什么感触,那就让历史再次上演吧!
 楼主| 发表于 2011-2-21 08: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一百年前国人就能这样想,民族就有救了。
发表于 2011-2-21 12: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革命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暴政就是专制,只是换了一帮人,那么如何来解释英国革命法国革命和美国革命呢。主贴的观点很偏狭。再说革命思维也不是想要就能要,想丢就能丢的。中国从三十年前的改革开放开始占据主流思想的就是改革和改良,结果呢?社会的发展却一步一步把民众逼向了革命的思维。就此而言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马克思观点是对的。
发表于 2011-2-21 12: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看到,觉得写得真得不错!是这个道理。
发表于 2011-2-21 13:2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三权分立”体制出现之前,欧洲及其它国家也和中国一样,都是以“革命”的形式取代被推翻的政权或国家。
发表于 2011-2-21 18: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的“革命”恐怕应当指“暴力革命”。在真正的民主政治制度建立起来之前,统治者的行为不可能经常是顺应历史发展潮流的,到一定的时候就可能会阻碍历史发展,这个时候,革命就不可避免地要发生;我们倡导和尽量力争平和的革命,因为暴力革命往往会造成极大的破坏,会延缓历史发展的进程,并最终对普通老百姓伤害最大,但革命到底会采取什么方式,有时候并不是革命者自身所能决定的——假如在革命时机成熟的时候发动了革命,而阻碍历史前进的革命对象采取暴力来镇压革命,眼看着革命者被暴力残酷镇压,革命成果就要断送时,在并非敌强我弱力量悬殊的条件下,还一味地呼吁不要暴力革命,则无异于是在帮助施暴的反动统治者,是在断送革命成果,是在推迟革命进程了。所以,我们要呼吁尽量采取非暴力的方式革命,但不能简单地不分历史条件地全盘否定暴力革命的历史进步作用。
发表于 2011-2-21 18:0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革命=造反=恐怖(或美名曰红色恐怖),这是老毛对革命的解释,要反对的是这种“革命”。
发表于 2011-2-21 23:0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欧阳先生是苏格拉顶的观点。我们不能笼统的反对革命,我们反对的只是以专制代替专制的红色恐怖的革命。
发表于 2011-2-22 17:53:23 | 显示全部楼层
赞成上面几楼的基本观点。专制制度存在一天,革命思维就必然存在一天;革命要尽可能采取温和方式,但专制政权以暴力镇压革命时,暴力革命就不可避免地会发生;要从根本上告别暴力革命,就必须首先废除暴力革命的根源——专制制度,建立真正的民主宪政制度。中国以往革命的结果其所以都是以专制政权代替专制政权,有诸多的社会根源、政治根源、思想根源,但归根结底起决定性作用的原因是由于先进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尚未在中国经济生活中占主导地位。如今,这一状况已经从根本上改观,新形势下的民主革命只需等待时机,新的民主革命的结果必然是专制制度的灭亡,民主宪政制度的诞生——那个时候,革命思维才会寿终正寝。
      “许多中国人对欧美天生不感冒,坚决排斥‘三权分立’制度”,这里的“许多中国人”应当是指专制政权的受益者,其他人只是一时的认识问题。实际上,就是那些专制制度的受益者,也在客观上为建立“三权分立”制度做准备:为了搞好国有企业以使自己获得更大的利益,大力提倡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而现代企业制度的核心内容——公司治理结构就是建立一种权力制衡的结构,即:股东会之下设立董事会、监事会以及经理层,这与现代西方国家治理结构的原理是相同的。以短暂的眼光看,民主自由的中国社会之诞生好像是令人悲观的,但从更深的层次来认识,以未来的眼光看,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楼主| 发表于 2011-3-2 22: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辛亥革命的目标就是民主宪政,这没有错。但是目标实现了么?不但目标没有实现,而且使得中华民族沦入一场七十年劫难,无辜死亡上亿人口。这是确凿的事实。

今后五百年不管谁来研究这一段历史都无法回避这个事实。

问题出在哪里?无法回避。必须正视。

今后这个民族还要为实现民主宪政继续努力,就必须总结经验教训。不要再走弯路。再去牺牲上亿人口。

世界上实现了民主宪政的国家很多,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很重要,人家是不是都付出像我们一样的惨重代价而没有任何结果。

除了流血牺牲,牺牲千百万人的生命之外是否还有更好的方法,绝对值得深思,值得探求。
 楼主| 发表于 2014-8-3 06:4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布科 发表于 2011-2-21 12:12
如果革命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暴政就是专制,只是换了一帮人,那么如何来解释英国革命法国革命和美国革命呢。 ...

法国大革命的结果是无休止的杀戮,直到一位新皇帝拿破仑登基。死了无数人之后换来的是倒退与衰败,其国家社会各方面均远远落后于没有发生革命的大英帝国。法国大革命值得羡慕与模仿吗?

美国没有革命,只有独立战争。推翻的是外来统治。美国革命这一说法很新鲜,似乎  与史实不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9-25 05:16 , Processed in 0.13123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